最近迷上頭像上的2個男人。

人生就像是一場賭注,每個人都是賭徒
面對逆境,只要你還座在牌桌上,就不一定是輸家


可逆轉賭金:哲蓉、帶卡、鏡扉、止鼬、鳴佐、柱斑、真御、傑埼、殭屍埼、甜心埼、L月、克御、銀土、山土、映警、瓶邪瓶、黑花、黑蘇......
(儼然成為認親大會
 

鏡扉 〈專屬於你的御守〉

鏡扉 〈專屬於你的御守〉






鏡扉〈約到老師的機率〉的一篇番外小插曲




雖然是鏡扉,但扉間並沒有出現




其他CP有 止鼬 (鼬佐兄弟向



可以接受就請進吧!!





*************



有一次在家裡吃早飯的時候,我突然注意到一直以來不信神佛的鏡,書包上掛著一個藏青色的御守。我很肯定一周前的書包上還沒有那東西。





“鏡,那是什麼?”





“不就是御守嗎?什麼蠢問題,止水你的腦子還好嗎,該不會已經得了認知症了吧,明明還年輕。要不找個時間讓鼬陪你去看看?”






看著鏡一臉關愛的眼神,止水整個人都不好了。被鏡這樣看著,感覺自己都該去掛個急診才不會愧對他的關心。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你怎麼掛起御守來了。你不是不相信神佛的嗎?”




“我是不相信啊,但我相信扉间老师。”





鏡一邊說一邊輕撫那個藏青色的御守。不斷的用指尖描繪著它的輪廓,長方形的布制材質,中心有一圈圓形突起……咦?御守是長那樣嗎?感覺和我所熟知的不一樣啊!




“鏡,你的御守讓我看看。”




“不要,你幹嘛?” 鏡此時像極了隻炸毛的貓咪,將御守連同書包藏到身後。




看鏡的樣子一定有文章,鏡很少對某項”物品”表現出嚴重的占有欲。





“那這御守和扉間有什麼關係?扉間買給你的,這算是約炮信物嗎?像定情物那樣?”




“才不是啦,止水乖,別多問。”





“別這麼小氣,你就告訴我吧。”




“再不出門要遲到囉。”




“啊,真的。鼬,我們快出門吧,還要先把佐助送去學校才行呢。”




“止水你幫我把佐助的早餐拿過來,木魚飯糰那個。”





“好,那鼬你的呢?什麼口味?”






“一樣,木魚飯糰。”









人仰馬翻的晨間風光,早已不算稀奇了,平均一周發生五次。因為鼬總捨不得把睡得香甜的佐助叫醒,總是拖到最後一分鐘才願意拍拍佐助的小腦袋,對他說: “佐助,起床囉,我們去上學吧。” 跟個哄孩子的慈母似的,而止水就是寵(老婆)鼬的爸爸。





“我們出門了,等會兒見。” 止水慌慌張張的提著三人的早餐跑向門邊。




“鏡,學校見。” 鼬牽著剛睡醒沒多久的弟弟,推著止水催促他趕緊出門。




“鏡哥哥,我們回家見。” 而佐助則是揉揉眼睛乖乖被鼬牽著準備上學去。




“行了行了,快走吧。” 鏡隨興的擺一擺手,把塗上果醬的土司端上桌。






門”砰”的一聲被關上,看著那一家大小離開後,若大的客廳竟是如此寧靜。鏡低下頭盯著那個”御守”輕笑了起來。其實,這或許己經不算是個御守了,畢竟裡面的經文都被我拿出來燒掉了。而如今裡面裝得是個保X套,這個X險套對我意義不凡,因為它連接著我和扉間老師相識的開端。




而這個XX套的故事,等哪天心情好了我就會告訴你們。







鏡扉 〈專屬於你的御守〉 完






***************



感謝各位看到這裡!!


评论(1)
热度(28)
© 倒品十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