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迷上頭像上的2個男人。

人生就像是一場賭注,每個人都是賭徒
面對逆境,只要你還座在牌桌上,就不一定是輸家


可逆轉賭金:哲蓉、帶卡、鏡扉、止鼬、鳴佐、柱斑、真御、傑埼、殭屍埼、甜心埼、L月、克御、銀土、山土、映警、瓶邪瓶、黑花、黑蘇......
(儼然成為認親大會
 

鏡扉 〈當你凝視著深淵,深淵也在凝視著你〉

鏡扉〈當你凝視著深淵,深淵也在凝視著你〉

 

宇智波鏡獨白

大概算是鏡的初戀+暗戀心態

內容可能有點沉重

好久之前寫得了,有BUG請自動忽略吧

 

************

 

在那一天,村子失去了第二代火影,扉間小隊失去了老師,而我失去了今生第一個愛上的人。

 

村子裡的幾個大家族都出席了扉間老師的喪禮,宇智波一族當然也不例外。只不過,族人臉上的悲傷也不算太明顯,正確來說,是一種漠然。也是,畢竟長年將宇智波視為眼中釘的千手死了,這對宇智波來說或許是種解脫。

 

那天的天氣並不符合喪禮的印象,天氣明媚、陽光普照,和老師給人疏離的冷冽感完全不同,不禁讓我覺得有些諷刺。為村子盡心盡力一輩子的第二代火影連個詩情畫意的喪禮都沒有。

 

******************

 

我總覺得上天對他一直都不夠好,年幼時的喪親與戰爭洗禮,青年時建立忍者村所付出的辛勞;為平衡各家族與村子間的權力分配而時常被誤解、埋怨;以及最後這幾年每天的日理萬機,雖然當上了火影卻還是要外出出任務。老師的一生幾乎都是由苦難所組成,但老師卻不以為苦。

 

我想我是喜歡他這點的,即便我希望老師能夠對自己寬容一點,多愛自己一點。扉間老師是個能夠自我消化痛苦的優秀忍者。甚至是第一代火影大人、老師的兄長下葬那天我都沒見過他流一滴眼淚。這大概就是長年生活在戰火之下,最接近”忍者”形象的優秀典範。當然,我更喜歡扉間老師內斂的溫柔,那份鮮為人知的溫柔。

 

身為他的學生,現在的我能做的就只有站在他的墳前,遞上一束白百合。從白天站到黃昏,然後再離開。我有好多話想和他說,但最後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我不敢相信他就這樣走了,明明跟我約好要一起去吃團子的,怎麼那麼不講信用?你知道這份看似簡單的邀請在我心中醞釀了多久的時間我才敢開口嗎?怎麼連一點商量的機會都不留給我。

 

 千手扉間你這個大騙子

 

******************

 

說真的,當年得知我的指導上忍是千手扉間的時候,曾在心底捏把冷汗,我深刻理解到莫非定律的偉大。好死不死、正好是對宇智波最有成見的千手扉間,想死的心情都有了。我知道我運氣不好,但也不帶這樣欺負人啊。然而,現在我才發覺,能進入扉間小隊是我人生中最幸福、最美好的事了。

 

每當談到最後悔的一件事,從來都不是來不及對扉間老師表白我的心意,也不是錯失無數次與扉間老師單獨相處的機會,而是當年說出口的那句策略。

 

當前情況下,必須有一個人去當誘餌牽制對方。”

 

我不禁想,如果當初沒有說出這句話,老師是不是就不用死了?如果當初我能想到更好、更完美的策略,老師是不是就不用死了?如果當初那個初誘餌不是老師,而是其他人的話……。我明白這很不道德,也很自私,更不是一名忍者該有的態度。可是我希望大家能夠了解:即便我是忍者,但我終究是個人。人是有感情的,就算是忍者也是如此。

 

忍者沒有感情。

說謊。

 

其實我知道,去送死的誘餌絕對不會是我,寫輪眼不能落入他國手中,宇智波不允許,木葉也不會允許。只是我萬萬沒想到,這唯一的策略斷送了所愛之人的生命,也同時毀了我一生的幸福。

 

那之後我一直活在過去

一個還有扉間老師的過去

我不願向前行

畢竟前方已沒有了等待

 

誘餌這個角色,幾乎不可能存活,尤其是意在牽制住敵人的誘餌。照理說應該留下一名我隊中最無關緊要的人員,排除了擁有寫輪眼我、身為火影的扉間老師,剩下的其他人都有可能成為這個誘餌,或者該稱為替死鬼。但我料想不及的是扉間老師的發言,那句話語就如一顆突如其來的震撼彈殺得我措手不及。

 

誘餌當然是由我去。”

 

在那天到來之前,珍惜自己的性命”

 

沒有人能改變扉間老師的決定,特別是在這樣的緊要關頭。最後的遺言,他一句話都沒有留給我。老師的男子氣概一向是我憧憬的目標,就連赴死都不帶一絲猶豫。

 

其實那時候,我真得好希望老師自私一點。可我也清楚,如果老師真的那麼做的話,就不是扉間老師了。老師向來都是那麼的大公無私,有時候甚至到令我髮指的地步,老師內心的秤從來都不曾傾斜過。對待任何人都一樣公平,也一樣嚴厲。

 

 他的魅力依舊存在我心

 我以扉間老師為目標

 將扉間老師當作準則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直到我生命的盡頭

 

直至今日,我無時無刻都在想如何化解當年的困境。難道在不犧牲隊員的情況下就真的逃不了嗎?如果運用大型忍術使敵我距離拉開呢,之後再請老師用瞬身術分批帶走我們,或者我們自己四散撤退再相約集合?或是留下我和扉間老師,我用寫輪眼施幻術控制住敵人後再讓老師瞬身走我們?

不,不對,我是不會被留下來當誘餌的,在沒有全身而退的把握下老師不會允許這種策略。

 

不管怎麼想,總會有辦法的。

明明現在的我想得出來這麼多可能性

為什麼當年的我不行

 

我不禁憎恨起我的弱小,雖說宇智波的瞳力強弱與憎恨相關連。但如今,已失去我想守護之人,變強了又有何用?只是顯得更加諷刺罷了。

 

失去想守護的人後才變強,一點意義都沒有。

 

我心中的黑暗

無法實現的夢想

 

*************

 

宇智波鏡,得年25歲

死因不明

 

鏡扉〈當你凝視著深淵,深淵也在凝視著你〉  完

 

*************

後記:

 

萌上鏡扉之後,又再一次翻閱了原著。但無奈宇智波鏡終究是個活在別人記憶裡男人,連出版的公式集對鏡都沒有過多的描述。喜歡配角的玻璃心你傷不起,

特別是連陣之書裡頭對扉間的描繪都變少了(早知道就不買了

 

當我闔上第72卷漫畫時,對這部作品的心情真是令人感慨萬分,即便在終章岸本給了我們一個看似充滿新希望的結局,但嚴格說起來火影始終都不能說是個快樂的故事。

 

所以我也要追隨土哥的腳步來報社。

 

致我們15年的青春歲月

 

 

评论(4)
热度(34)
© 倒品十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