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迷上頭像上的2個男人。

人生就像是一場賭注,每個人都是賭徒
面對逆境,只要你還座在牌桌上,就不一定是輸家


可逆轉賭金:哲蓉、帶卡、鏡扉、止鼬、鳴佐、柱斑、真御、傑埼、殭屍埼、甜心埼、L月、克御、銀土、山土、映警、瓶邪瓶、黑花、黑蘇......
(儼然成為認親大會
 

鏡扉〈如果你畢業〉


鏡扉〈如果你畢業〉   



此為   鏡扉 約到老師的機率    續章  (當成單篇也無妨

其他CP有  (帶卡/卡帶  止鼬  鳴佐  柱斑  核桃

OOC可能有


************************

 

晚餐後,鏡表情嚴肅的坐在客廳沙發上,身旁圍繞著幾名16~18歲不等的宇智波少年,個個表情無奈。

 

帶土抱怨著說他要痛定思痛趕緊回房裡寫習題,在下一次的考試擊敗卡卡西,讓琳好好看看他用功的英姿,如此一來他就可以向琳告白,並解說服自己他會對卡卡西有意思只是一時的迷失。可大家都知道他是想回房用視訊騷擾卡卡西。畢竟要打敗學霸不是嘴巴說說就算數,如果無法提升自己的能力那就只能拉低對方的實力了。

 

雖然美其名騷擾卡卡西,但在場所有宇智波都明白,帶土只不過是打死都不願意承認自己想跟卡卡西多相處一會兒。大概就是所謂的當局者迷吧。喜歡卻從來不敢承認,只會像小學生一樣找對方麻煩,或許帶土的情商也不高,但本性是善良的,這是帶土為數不多的優點之一。

 

止水和鼬這邊就和諧愉快多了。鼬吃著第一支甜丸子喝著紅豆湯;止水則是解決了第二盒草莓冰淇淋,鼬也用了止水的木湯匙吃了幾口。兩人周圍靜謐的氣氛就宛如一幅畫,讓人捨不得破壞他們之間祥和氛圍。當然這是在外人眼中的畫面。

 

面對著為情所困的兩人,這種公然放閃的行為使鏡的內心更加不平衡、整張臉都垮了下來,而被迫留在原地的帶土則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對鏡的怨念感同身受。

 

至於佐助則是拿著幾顆小番茄,鼓著一張臉被鼬勸進房裡寫作業去了。身為一名專業的弟控,鼬怕接下來的內容會讓佐助學壞,這樣他唯二的心靈綠州就毀於一旦了。但他還不曉得,在他不知道的時候佐助的初吻已經沒了,儘管那只是一場意外。在眾目睽睽之下親得個響亮,而那個吻揭開了黃髮少年與宇智波一族之間千絲萬縷的羈絆。

 

 

“所以說,成年人的愛情方式究竟是什麼樣的啊?”鏡邊喃喃自語邊翻著書,看起來就像個急於在書中尋找真理的信徒。

 

“你在看什麼書啊?” 鼬放下第三支丸子,喝了口紅豆湯問道。

 

“就我去書店的時候一個小學生推薦我看的啊!我看他手上拿了一堆書,長得白白淨淨一副書生樣,看來挺討喜的。”

 

“你讓小學生推薦書給你嗎?” 止水接過鼬的紅豆湯喝了一口,加了三匙草莓冰淇淋進去。

 

“我這是虛心受教,懂不?” 仔細想想後也覺得自己有些愚蠢的鏡依舊努力為自己辯護。

 

“書名呢?”帶土拿起第五塊紅豆糕塞進嘴裡,邊吃邊說話。

 

“書名是《英俊帥氣的自來也老師手把手教你如何攻略年長戀人》”

 

“書名也太長了吧!!” 止水還在攪拌那杯加了草莓冰淇淋的紅豆湯

 

“你確定那個人不是在玩你嗎?” 鼬擦了擦嘴,把四根竹籤全投進垃圾桶。

 

“你的腦袋肯定被驢踢了。” 第一次被帶土用鄙視的眼神看,那感覺真是太令人討厭了。

 

“你們給人一點最基本的信任好嗎?” 鏡用卡卡西的招牌死魚眼盯著那三個反社會人格的宇智波。

 

“我覺得我們該換個話題,或是結束它。” 帶土回頭看了看牆上的鐘,快到卡卡西上線的時間了。

 

“那好吧,我們換個話題。”鏡清了清喉嚨深吸口氣,再度開口。

 

“那麼,這世界上的人都是怎麼成為情侶的啊?”

 

“我不知道,但絕對不是像你那樣。”

 

“我贊同帶土的觀點。” 止水嚐了口那杯噁心的紅豆湯,露出滿意的笑容。

 

“我認為你應該想清楚你是喜歡千手扉間這個人,或者只是依戀肉體的激情。這兩者是截然不同的。當務之急,你必須釐清這點,這樣接下來的討論才有意義。”

 

“聽過愛情三元素論吧,我認為你們現在只存在激情,除此之外既無承諾也沒有親密可言。你雖然誇下豪語說要追他,但你有沒有想過你對他的感情基礎建立在哪裡?你了解他嗎?又看上他的哪一點?”

 

“敬意是感情的基礎。有了敬意,感情才切實可靠。沒有感情的歡愉很輕鬆也很愉快,但若彼此之間只有肉體關係,你們是絕對不會長久的。肉體上的愛不值得尊敬,而值得尊敬的愛不能只沉溺於享樂。鏡,我希望你能想清楚再去行動。”

 

我們三個被鼬震的說不出話來,今天晚上是他在宇智波家說過最多話的一晚。別看鼬平時沉默寡言,沒想到還是滿有想法的!真是人不可貌相。說實話,有時候鼬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個難以理解的哲學家,但我今天倒覺得他更像心理學家。

 

“你說得很有道理,我會好好想過一遍的再去行動。謝啦,鼬。” 

 

“小鼬,你好厲害喔。” 止水一附我家鼬最棒了的表情,驕傲都寫臉上了。

 

“看不出來啊,鼬你竟然是人生導師類型的喔。”帶土一臉驚呆了的樣子,看得我有點想笑。

 

****************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本書。

 

在聽完鼬的想法後,促使我不得不去探討一下自己的內心。

 

假如千手扉間換了個容貌,我還會喜歡他嗎?

 

或是外貌沒變但假如千手扉間換成了帶土那種個性,我還會喜歡他嗎?

 

我愛的是他的人還是他的身體?

 

我愛的是真正的他嗎?

 

我了解千手扉間嗎?

 

還是我只是喜歡我理想中的千手扉間?

 

面對這些問題,我發現我回答不出來。如果單純的問是喜歡還是討厭,那肯定是喜歡,但更深的層面呢?他喜歡的什麼食物、哪種類型的人;平時除了上課,休假時做些什麼;有沒有嗜好或愛好,興趣又是什麼?三圍是多少?

 

我這才驚覺除了姓名之外,我對他一無所知。

 

我深刻的認知到我一點都不了解千手扉間。

 

如此一來我又有什麼資格說喜歡他?

 

那麼,該怎麼了解一個人?通常都是透過與人相處交往進而慢慢理解、拼湊出一個完整的人,畢竟沒有人能在一開始就知曉對方的全部。可這也只是最單純的理解與相處,不關乎愛情或占有欲。愛則更加困難,不僅僅是要了解一個人,更應該建立一段正確的關係,讓雙方都能欣然接受的情感。這是我之前不曾想過的,最初我只是想要找個單純的炮友,大家都開心就好;和千手扉間做過後,我希望他當我的固炮,我想要再和他見面、在和她說說話,即使是聽他說教都好;但隨著時間的流逝,無法見面的壓抑促使我對他的感情往更深的層面發展,開始對他有了占有慾。我希望扉間可以一直待在我身邊,我的未來想要有他的陪伴。

 

我確定我喜歡扉間,他對我而言有股無法抗拒的吸引力,這就是為什麼當我知道他是木葉高中的教師時卻沒有逃開的理由。起初我是中意他的眼,那原本冰冷的紅色眼眸在我的努力不懈之下漸漸透出暖人的溫度,就像一簇真正的火苗燃過我的心頭烙上永恆的印記,從此之後我便再也逃不開千手扉間這道枷鎖。

 

因此,即便我不懂他,也與他沒有感情基礎,但我相信只要假以時日,努力補足不夠的部分就行了。我有把握能喜歡上千手扉間整個人,包括他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美好的一面和不堪的一面。然而在此之前,勢必需要先對他有初步的了解。

 

 

徹夜未眠的宇智波鏡得出一個結論。

 

“排除詢問本人與向周圍打套情報,想了解一個人最快的方法應該就屬STK了吧。”

 

“如果因為詢問而打草驚蛇,傳出師生戀的話,對彼此都不好。”

 

“相較之下,STK就沒有如此十惡不赦了吧。”

 

“扉間老師,看在我那麼愛您的份上,您可別生我的氣啊。”

 

 

或許,愛,就其本質來說,就是使自己被愛的謀劃。

 

我希望扉間也可以喜歡上我,或者至少能對我有多一點點的關注。為了達到目的,即使手段偏激了點,您也會原諒我吧,扉間老師。

 

****************

 

最近的宇智波鏡特別討厭午餐時間。每到這個時候,鼬和止水總是默契十足的一起拿出便當,靜靜的品嘗起來。那兩人之間的氣氛一樣不容外人打擾,哪怕同為宇智波的族人也不行干擾他們倆,沒辦法,自帶氣場的人就是不一樣。而帶土則是會去和卡卡西並桌,有的時候會去琳的教室一起吃飯,就像今天是他們的三人聚會。他跟卡卡西拎著便當準備走去琳的教室,竟然還不忘回頭吐我們嘈。

 

“身為宇智波家唯一一個異性戀,我要慎重的告訴大家,這條路必定會十分艱辛,能回頭就回頭吧!”

“連自己性向都搞不清楚的人不要插話。” 鼬隨手翻出書包中的空瓶往帶土頭上砸去,卻被一旁的卡卡西攔截了下來。可惡,又再放閃了。

 

“帶土,別嘴硬啦。你絕對是喜歡卡卡西的,跟你賭兩塊草莓蛋糕。” 止水吞下一個甜蛋捲,邊用筷子指著正想反駁的帶土。

 

“帶土,我要走囉。” 卡卡西揚揚手中的便當,跨步離開教室。

 

“等等我,笨卡卡西!休想和小琳一起兩個人吃飯!!!” 語畢,立馬沖出這個是非地,奔向他的卡卡西。

 

宇智波鏡覺得他需要一個人靜一靜。

 

“為什麼我身邊充滿了一堆現充呢?真不公平,我也好想和扉間老師放閃喔。”

 

鏡拖著沉重的腳步來到天台趴在圍欄上,他想要一個人靜一靜。有時候他會想為什麼想要一個人的愛那麼難,這幾天跟著扉間越發覺得自己對他的好感度上升。明明在常人眼裡是那麼無聊枯燥的事情,但由扉間做起來卻是如此令人嚮往,打從心底有種想要與他一起過日子的念頭。他真的好想不顧眾人的目光,直接衝過去把扉間擁入懷中,掠奪他那雙緊閉的薄唇,看著他抵在自己胸口的手從掙扎到屈服,最後被吻到站不穩。

 

糟糕,好像有什麼不妙的感覺被挑起來了。宇智波鏡,這裡可是學校啊,雖然很想和扉間在學校做,但如果真的做了,扉間一定會生氣然後我就會失去他,一輩子看著那兩對宇智波夫夫在我面前閃瞎我。想到這,鏡覺得自己的心情更差了。

 

此時,天台的門突然打開了,扉間推開門看到鏡一個人趴在圍欄上,心情似乎有些低落。於是,便朝向那個垂著頭的大男孩走去。

 

“鏡,怎麼在天台,吃飯了嗎?”

 

“啊,扉間老師!!不了,我沒胃口,吃不下。”說曹操曹操到,三分鐘前才在想像中把人脫個精光,再次想到那美好的景象讓鏡差點按耐不住,鼻血險些流了下來。

 

“那怎麼行,你還在長身體。就算真的吃不下,多少都要吃一點。”

 

“好的,我知道了。那我可以請問扉間老師為什麼會上來天台呢?”

 

“沒什麼,就上來抽根菸。” 語畢,扉間從褲口袋中拿出一包七星,抽出一根,動作俐落地點了火,對著煙嘴用力吸了一下、吐出一口氣。

 

“抽菸不好喔,扉間老師。各種方面來說都不好。”像是性能力之類的。鏡默默在心裡補上這一句。後來又想想,如果扉間不行,我行就行了。但為了身體健康還是希望他戒了的好。

 

“很少抽的,就偶爾一根。”

 

“我知道,因為老師身上沒有菸的味道。那天也沒有。” 回想起那天,扉間的身上、衣物都只有淡淡的薄荷香,恰似他冷冽的性格。

 

“……老師,我喜歡你,是愛情的那種喜歡。……我不會要你現在就給我答案,我只是想讓你知道而已。”

 

“……” 扉間輕輕閉上眼,吐出一口煙。睜開眼望著蔚藍無雲的天空,再將目光移到鏡的臉上。良久才開口問:

 

“所以你就跟蹤我?”

 

“咦!你知道嗎?” 鏡從沒想過,自己的行動早已露了餡,還被對方親口告知。

 

“嗯,大概第一天就發現了。” 扉間語氣平淡,好似被跟的人不是他一樣,像個已知故事結局的旁觀者般,看著書中的角色走入被安排好的命運。

 

“為什麼不揭穿我?” 鏡望向他的老師,有時候鏡真的猜不透他的想法。但他相信老師一定都有他待人處事的原則,即便是碰到STK自己的傢伙。

 

“因為很有趣。” 扉間望進捲髮男孩的黑眸子,勾起單邊嘴角玩味一笑,頗有幾分挑釁的意味。

 

“老師真是惡趣味。” 鏡喪氣得移開目光,放棄和扉間四眼相對。難道只是因為有趣就能容忍這種行為嗎?如果今天跟蹤老師的是別人,老師一樣會縱容對方嗎?

 

但他卻不知道,扉間覺得有趣的是那個跟在他身後,經歷多次失敗卻依舊屹立不搖的身影。

 

“哼,彼此彼此。” 

 

“……”

 

“起風了下去吧,等會兒來我辦公室。昨天桃華給我一盒巧克力餅乾,你拿去吧,太甜了我不喜歡。” 說完便伸手揉了揉鏡的腦袋,帶有幾分寵溺的感覺。

 

“謝謝扉間老師。老師也早點回辦公室吧。” 明顯被摸摸頭給弄開心的某人,彷彿像隻忠犬般搖了搖他那不存在的尾巴。

 

“抽完這根就下去。”

 

“那我先離開了,老師再見。”

 

“嗯,記得等下來找我。”

 

“好的。”

 

看著鏡慢慢走到門邊轉身下樓,扉間突然有股衝動想伸手抓住他,把他拉回自己身邊,當然這是不被允許的,理由他也心知肚明。仔細想想,也許從約炮的那天起,自己就漸漸地在意起眼前這個捲髮的大男孩。再次相逢時,他曾疑惑過,當初他口中所說的”大我12歲的人” 是誰?如果有意中人又為何約炮?可即使好奇卻也不曾尋問過本人,畢竟那與他無關,過度介入他人的私人空間絕不是個老師該有的行為。然而現在他確信了,鏡喜歡的人,就是自己。

 

 

“如果你畢業,我會好好考慮。只要不再是師生關係,我想我會同意,但前提是……你到那時候仍然意志堅定、沒有變心的話。”

 

這句話他是多麼地想說出口,卻是個無法實現的妄想。只要鏡一天還是他的學生,他就永遠不可能說出口。況且,由老師來開口本來就不妥。

 

“算了,再多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也沒有任何益處,回辦公室吧。” 熄滅了剩下三分之一的菸,收進煙灰盒,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準備回辦公室。

 

**********************************^

 

 

“報告,我來找扉間老師。” 踏入辦公室,鏡直接往扉間老師的座位上走去。

 

“扉間老師。”

 

“啊,來了啊,鏡。來,這個給你,雖然是甜食,但至少可以充飢。以後記得一定要吃正餐啊,知道了嗎?” 扉間將巧克力餅乾遞給鏡的時候,被眼尖的桃華看見了,立刻跟了過來。

 

“扉間,你偏心。我也要吃那家的餅乾。”

 

“心本來就是偏的。還有我只有一盒,已經沒有了。”

 

“你明明知道我喜歡吃那家的餅乾還不幫我買!!我要告訴火核。” 桃華氣嘟嘟的嘟著嘴,一看就知道是在鬧脾氣。這下可麻煩了,只要桃華把不滿告訴火核,火核就會把事情當作茶餘飯後的閒談告訴宇智波斑,接著大哥就會知道,然後大哥就會美其名說要和我來場兄弟之間對話,但其實只是要對我秀恩愛,我一點都不想知道宇智波斑穿著裸體紅白格子圍裙的時候他們幹了什麼。

 

“鏡,你先回教室吧。我還有事情要處理。” 扉間使了個眼色要鏡先走,而鏡也確實的接收到了訊息。

 

“好的,那我就先離開了。” 謝謝扉間老師的餅乾。

 

“扉間,我要你的解釋。為什麼不幫我買,你不說我就告訴火核。”

 

“別別別,算我怕了你。那時候我錢沒帶夠,把烤箱的錢付了之後,只夠買一盒。”

 

“是嗎?” 桃華瞇起雙眼,似乎再打量扉間話中的真實性。女人一認真起來,簡直媲美福爾摩斯。

 

“真的,我發誓。下次一定會先買給你,好嗎?”

 

“這還差不多,這次就原諒你。下次記得啊。” 桃華雙手插腰,勉為其難的接受了扉間的說詞。

 

“是是,我知道了。” 扉間在心中鬆了口氣,看來這次可以不必聽大哥和宇智波斑的羅曼史了。

 

 

場景一轉,鏡拿著”桃華老師給扉間老師” 的餅乾回到教室,此時他的內心與淡定的表情呈現巨大的反比,內心的宇智波鏡幾乎要跳起來了。

 

“什麼桃華給你的餅乾,明明就是你前天在百貨公司買的不是嘛!我都看到了啊。” 好歹我也跟了您好幾天,雖然中途多次被甩掉,但是這次絕對錯不了,是我親眼看見的,一樣的商標、一樣的外盒。

 

扉間老師真得很溫柔啊!我果然不可能放棄扉間老師,就算現在的我還是您的學生也請允許我一直一直喜歡您。

 

鏡輕輕闔上了眼,在心中虔誠地祈禱著。

 

 

鏡扉〈如果你畢業〉    完


评论(3)
热度(55)
© 倒品十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