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迷上頭像上的2個男人。

人生就像是一場賭注,每個人都是賭徒
面對逆境,只要你還座在牌桌上,就不一定是輸家


可逆轉賭金:哲蓉、帶卡、鏡扉、止鼬、鳴佐、柱斑、真御、傑埼、殭屍埼、甜心埼、L月、克御、銀土、山土、映警、瓶邪瓶、黑花、黑蘇......
(儼然成為認親大會
 

尼亞與杰邦尼不得不說的故事



尼亞與杰邦尼不得不說的故事


 


杰邦尼X尼亞


尼亞OOC有 (其實他們兩會搞在一起就已經是種OOC的概念


自從看過永井三郎的DN作品就回不去了 (泣


 


****時間軸是在偷取魅上的筆記本前夕****


 


----------------------------------------------------------


 


人們往往都會對自家的上司有幾分微詞,而我也一樣。只是我認為自己的情況一定和大多數人不同。畢竟我的上司是一個自視甚高、趾高氣昂,被譽為”天才”的十八歲小鬼。是的,沒錯。我的上司只有十八歲,而且還是個整天在玩具堆裡打滾幼稚小鬼。


 


今天,我也在這個天才上司的命令下工作。現在是凌晨四點半,而我站在尼亞這臭小子的房門外。敲了房門後過了三分鐘都沒有人來應門,我想我或許是被他整了。尼亞他身為上司,行事作風算得上有一定的原則,同僚們也都甘心服從於他的指示,就某種程度而言,跟著他比跟在總統身邊來的更加安全,只可惜人就是幼稚了點。就在我準備轉身離開時,房門旁的螢幕亮了起來,傳來尼亞一貫清冷的嗓音:”請進。”


 


推開厚重的防彈門,發現尼亞坐在地板上,面前是一幅純白色的拼圖,右上角印上一個英文字母L,估計他剛剛是在拼拼圖才沒有馬上應門。我站在玄關看了尼亞大約有20秒他才回過神,站起身將我引進會客室。他使了個眼色要我坐下,自己也隨後坐在我對面的黑色沙發。這一路上我都看不出他有任何表情變化,雖然尼亞本身就不是個表情豐富的人,但在和他共事的這段期間,他的表情可是比雷斯塔指揮官生動多了,然而現在這種情況我還真是猜不透他到底想要幹什麼。我們面面相覷了將近5分鐘,期間他只是一直盯著我,一言不發。於是我腦內開始跑起我最近的人生跑馬燈,確認沒有犯下任何錯誤後才忍不住開口:”尼亞,這種時間找我過來有什麼事?任務嗎?”


“沒錯,而且是只有杰邦尼才能勝任的任務。”


我被他盯到有點發毛。平常他在分配任務的時候總是用食指輕捲他的白色捲髮,一臉蠻不在乎的態度讓我們衝鋒上陣。可是尼亞今天很不對勁,整個人一股說不出的奇怪。


“我知道了,那任務的具體內容是?”


“你有拒絕的權利。”


“什麼?”


我被他弄得一愣,他從來不曾說過可以拒絕任務這種話,因為他說出口的指示就是命令、就是我們必須去完成的任務,不容拒絕。


“我說,你可以拒絕這項任務。” 他不厭其煩的再次複誦一次,這次似乎語帶強硬。我已經無從判斷他的所作所為了,但我明白,無論他怎麼說,我的答案都只有一個。


“我是不會拒絕的。只要能夠早點解決基拉事件,不論多麼困難我都會完成。”


“即使到了付出性命的地步也在所不辭?”


“……是啊。好歹我也是SPK的一員,加入之前就已經做好覺悟了。”


“……” 尼亞一直瞪著我不出聲,果然他今天有點不在狀況。


“你就不能更重視自己的性命一點嗎?” 尼亞突然提高了說話的分貝,好像是生氣了。


“尼亞?” 我輕聲換了聲他的名字,雖然並不是真名,但我們一直都是這麼稱呼彼此的。我叫他尼亞;他叫我杰邦尼。


“為什麼你跟他們一樣,都不把自己的性命擺在第一順位呢?” 尼亞的臉整個低了下去,完全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們?”


“L也好、梅洛也好、你也好,明明可以拒絕的為什麼要接下這樣的麻煩事?” 他對我大吼,在那瞬間我彷彿看見一滴淚水到他白色的睡衣上。


 


我有點慌了手腳。


“為什麼要做到這份上,明明拒絕也沒有人會怪罪你。” 又一滴透明的淚珠滴上了他的衣襬,我這才注意到已經有一小灘水漬沾濕了他的白睡衣。


我抓起一旁的面紙盒,跨過長方形的矮木桌,單膝跪在尼亞面前。


“怎麼啦,尼亞?怎麼突然哭了呢?” 


半跪在尼亞的面前我才恍然想起雖然他是個天才又是我上司,但他畢竟還只是個青少年。要一個青少年每天面對數以千計的死亡,還必須肩負起龐大的工作壓力,會不會太辛苦了呢?


“我不希望你去。” 尼亞接過面紙,但低到看不見表情的頭卻一直沒有抬起來。


“可是你不是說只有我才能勝任這個任務嗎?” 我起身坐到尼亞旁邊,順了順他的背,試著安撫他的情緒。


“不成功的話是會死人的。你會死啊,杰邦尼!”尼亞的聲音又大了起來,看來還是沒有平復下來。


“我知道。其實我也會怕,但是我是SPK的成員,在緊要關頭如果連我們都不敢行動,那其他人民該如何是好?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會成為基拉的人質。況且,我不一定會失……”


“我喜歡你啊,我不想要你也離開我!我已經失去L、失去梅洛,失去馬特,還害死那麼多為我賣命的探員。我不想再體會失去的痛苦了。我要打敗基拉,但不是用大家的死換來成功。如果我必須犧牲那麼多人才能將他繩之以法,那這跟解不開拼圖的人一樣,全都是輸家啊。我不要連你也一起輸給基拉!我不要啊!”


“……!!” 我被他突如其來的告白給嚇傻了。尼亞喜歡我!?真的嗎?


“…………抱歉。很噁心吧,被男性告白,而且還是年下的小鬼。是我不好,本來沒打算說出來的,但是因為你……”


“尼亞!” 我抓住他的雙手手腕,強迫他抬頭正視我。尼亞的眼眶泛淚,跟平時無神的死魚眼相比,簡直判若兩人。鼻頭也因為啜泣而染上了紅,看起來真的……好可愛。原來我的上司是這麼可愛的人嗎!


“……” 尼亞瞪大眼睛,一臉惶恐的看著我,隨後又想躲避我的視線將眼神往右移。不行,別想逃!我必須喚回他的注意。


“如果、如果我成功完成這項任務的話,請和我在一起!”


“你確定!?” 他直勾勾地看著我,表情中帶有困惑與驚訝。


“是的。請你和我在一起。我會讓你幸福的,雖然在日本不行,但只要回到美國就可以結婚了。”


“……你會不會想太遠了?” 尼亞的眉頭皺在一起,看來情緒已經平復了,變回平時冷靜的小天才。


“當然不會,我也已經要三十了。這很正常吧。”我把緊抓他手腕的手放開,改成牽手的姿勢。


“可是我還很年輕啊。” 他嘟著嘴、臉頰有一點通紅,但是沒有甩開我的手。


“我沒有要你現在馬上答應我,會給你時間考慮的。”


“……我也會給你時間重新考慮,任務的事情你有拒絕的權利。”


尼亞好不容易舒展的眉心又皺在一起,神情明顯又再次緊繃了起來。


“我知道了,會好好考慮的。” 我給了他一個大大的微笑,試圖讓他安心。


“……聽起來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尼亞瞥了我一眼後,凝視著窗外的朝陽。


“哈哈,怎麼會呢?我很認真啊。”


他深吸一口氣,好像下定了決心,開口道:”總之,再給你五個小時,深思熟慮之後再告訴我是否接下這個任務。”


“好的,遵命。親愛的。”


“不要亂叫啦,笨蛋。”


 


END


 



评论(20)
热度(6)
© 倒品十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