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迷上頭像上的2個男人。

人生就像是一場賭注,每個人都是賭徒
面對逆境,只要你還座在牌桌上,就不一定是輸家


可逆轉賭金:哲蓉、帶卡、鏡扉、止鼬、鳴佐、柱斑、真御、傑埼、殭屍埼、甜心埼、L月、克御、銀土、山土、映警、瓶邪瓶、黑花、黑蘇......
(儼然成為認親大會
 

宇智波們及其家屬的社團活動

宇智波們及其家屬的社團活動

 

 

本篇為〈約到老師的機率〉以及〈如果你畢業〉的番外篇

可單篇服用

本來說要完結但沒完結,不好意思

腦洞甚入

 

****************************

 

 

其一:中年組

 

旗木卡卡西的社團時間:

 

每星期到了劍道部對練的時間,劍道場的門口總是被擠得水洩不通,來人都是為了一個目的,又或者說只為了唯一的目標─旗木卡卡西。

 

“哇啊!卡卡西學長好帥啊!!”

“天啊!你看到了嗎?我剛剛和他對到眼了!!”

“卡卡西學長的動作真是帥到渣!!”

“你說什麼啊,學長哪裡渣了?明明就是溫柔大方又帥氣,整間學校的白馬王子。”

“阿呀,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指學長非常非常帥啦!”

 

每次聽到這種吹捧卡卡西的話,總是讓帶土心中莫名的不爽與氣憤。這絕對不是因為帶土覺得自己被冷落了,而是因為”卡卡西那傢伙整天戴著口罩,練習劍道時也都好好地穿著護具,你們根本就沒見過他的臉!!!”。雖然帶土很想大聲對那群正在對卡卡西發花癡的腦殘粉怒吼,但是轉念一想決定作罷。萬一她們群起激憤,衝上前把卡卡西脫個精光那該怎麼辦。況且,不戴口罩的卡卡西真的是太可愛了。今天也饒了妳們吧。

 

 

宇智波帶土的社團時間:

 

在剛加入社團時,帶土對籃球社的想像是這樣子的。

 

“帶土學長,你辛苦了。我準備了毛巾還有冰水,請用吧。”

“學長剛剛的灌籃真是帥呆了!學長請跟我交往。”

“不行,妳說什麼啊,帶土是我的。”

“不對,是我的。”

“妳們都別吵了,我可是情場的狩獵者,絕不會為了一棵樹放棄整片森林。妳們還是走吧。”

“學長……超帥的。”

 

但是以上的情節永遠只會出現在帶土的想像裡,而真實情況如下。

 

“喲,辛苦啦,帶土。全身都是汗,快點擦擦乾不然會感冒的,我還有準備運動飲料,要喝嗎?”

“啊!啊!卡卡西學長好體貼喔!”

“卡卡西學長好帥,人家要受不了了啦!!”

“……”

“怎麼了,不喝嗎?帶土。”

“……要喝。”

 

明明就是老子的社團活動時間,你來送個毛巾為什麼都能引來這麼大批的人潮啊?剛才我練球時,才只有五個人圍觀不是嗎?包括社長、副社長以及教練。而且她們就算來了目光還是緊緊地黏在你身上不是嗎?

 

嘛!算了,看在你今天的笑臉那麼可愛的份上,就不跟你計較了。

 

 

 

其二:哲學組

 

宇智波鼬的社團時間:

 

弓箭社呼聲最高的社長候選人宇智波鼬,突然在升上高二的那年退出了弓箭社。這件消息傳開後讓大家都嚇了一大跳,包括止水都沒料到鼬會退社。畢竟先前才在全國弓箭大賽上奪得優勝,正屬於黃金時期,本應當趁勝追擊奪個金牌回來,卻突然宣布引退,讓看好他的師長及粉絲感到失望不已。

 

而鼬引退的理由是因為視力方面出了點問題,導致現在的視力大不如前,已經沒有辦法負荷任何有關弓箭的比賽。

 

“拜託了,鼬。請你別退出弓箭社。”

“但是,社長,我現在已經無法射箭了。”

“那也無所謂,就算只是掛名也好。如果你退出了,當初那些追隨著你而來的後輩們怎麼辦呢?他們一定會退社的啊。”

“可是我……”

“拜託了,我們現在正面臨社員不足的問題,如果這批學弟妹再跑走的話就要被廢社了。

“好吧,我知道了。但是我只是掛名社員,不會參加任何比賽或練習,沒問題吧!”

“行,全聽你的。”

 

之後,鼬只有在社團招生時才會出來露個面,否則幾乎不會在放學後的校園遇見他。但是偶爾他會在操場上看著一個捲髮少年練跑。

 

 

宇智波止水的社團時間:

 

止水是田徑社的社長。但最近在社團上不太上心,時常早退或是翹掉團練時間,讓後輩們十分擔心”瞬身止水”這個稱呼是否還名符其實。雖然大家不曾開口質疑,但其中也有不少人對他失去了信心,總之社團中缺乏一股凝聚群體的向心力。

 

然而,這種萎靡不振的氣氛是給止水本人打破的。雖然本人沒有自覺,但是這確實讓社員們再次敬重起他們的社長。

 

“你們有看到嗎?社長跑向鼬學長的速度。”

“我不只看到了,我還按了碼錶計時。”

“真專業,不愧是專門計秒的。”

“少廢話啦,結果呢?”

“他們之間的距離大約是一百公尺。”

“然後?”

“然後社長的秒數是11.82!!”

“哇靠!超猛的。”

“我又相信愛情了。”

“社長是妖怪吧!”

 

在止水不知道的期間,這場嫌隙也以眾人的佩服畫下了句點,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其三:年齡差組

 

宇智波鏡的社團時間:

 

鏡在一年級時原本也是弓箭社的一員,直到出意外住院後才退出。經過那次的意外事件嚇走了二分之一的社員,一度面臨廢社危機,好在鼬加入社團之後帶動了人氣。但不久之後,鼬也傳出負傷退社的消息。因此,從那時弓箭社有一個傳言:宇智波入弓箭社沒有好下場。

 

休學一年之後,現在則是加入攝影社的行列。立志拍出最優秀的作品,尤其在拍攝”人物”的方面下了很多功夫。每次到了下午五點就會以尋找題材為由,先行離開社團,其後的去向一直是個謎。但有時候能看見他在導師辦公室或是實驗室附近逗留,形跡有點可疑。

 

“可惡!又跟丟扉間老師了。”

 

 

千手扉間的社團工作時間:

 

身為一個已經出社會多年的成年人,哪裡還有什麼社團活動,又不是高中生。不過,確實有人找過他當社團的指導老師,可他以工作繁忙拒絕了。大多數時間都待在導師辦公室批改作業或考卷,但一星期總有一、兩天會到實驗室去做實驗,通常一待都是三、四個小時。平時工作多的時候差不多晚上六點才離開學校,不然一般情況下大約五點半下班。

 

最近有一個小小的煩惱,他可愛的學生暨曾經一夜情的對象貌似對他興趣不減,並且堅持不懈的偷偷跟蹤他。即使被甩開的次數不下百次,依舊不屈不撓、越挫越勇。扉間面對這樣的攻勢反倒漸漸在意起那個學生來,如果當天沒有被跟著反而覺得心裡不踏實。

 

“看來我的症狀也不輕呢。”

 

 

                                               END

 

 

*********************************

作者真心話時間;

其實本來打算在七月就把這系列全部結束,畢竟一開始就沒有加長的打算,甚至連寫續章的想法都沒有,就只是突然一個想發文的念頭配上剛好被安利的冷門CP。

但是,自從動筆後,這些CP彷彿有了生命、有了一個新的世界,他們在我創造的世界中活動,也只存在於我的筆下(我的同人角色設定)。漸漸的,我好像就沒辦法輕易丟下它們不管。即使會偷懶,但還是會想到他們。

雖然想停下來,但偶爾會看到讀者們按”喜歡”,甚至於加我關注。這都讓我覺得,我好像更有責任給CP們一個快樂的結局,或至少一個符合他們風格的結束。同時,也給讀者們一個交代或是愉快的十分鐘(看我的文不用花太多時間)。

 

评论
热度(81)
© 倒品十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