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迷上頭像上的2個男人。

人生就像是一場賭注,每個人都是賭徒
面對逆境,只要你還座在牌桌上,就不一定是輸家


可逆轉賭金:哲蓉、帶卡、鏡扉、止鼬、鳴佐、柱斑、真御、傑埼、殭屍埼、甜心埼、L月、克御、銀土、山土、映警、瓶邪瓶、黑花、黑蘇......
(儼然成為認親大會
 

埼玉的妄想日記 其二


埼玉的妄想日記 其二


Attention please !!

改變自田口ケン的《姐姐的妄想日記》
文中埼玉有病,lo主也有(不意外)
極端ooc!!
博君一笑,請不要認真



埼玉(25歲)是英雄協會中頗具實力的新人。在體能測驗中刷新了每一項紀錄,可惜腦袋不夠靈光,在筆試部分只取得21分,勉強進入C級英雄的行列。在一次偶然的戰鬥中收了一名弟子,同時因為妄想症(?)作祟,感覺到弟子正對他步步逼近。抱有「我的弟子是個師控主義的癡漢,必須從弟子的魔掌中守護自己的貞操,同時教育他從新做人」的想法。



杰諾斯(19歲)在與蚊女的戰鬥中結識埼玉,因崇拜之情,即便在埼玉的百般拒絕之下仍舊強行成為他的弟子。曾經說過:「我會一輩子追隨老師!」而被埼玉定位為癡漢(但其實也沒錯)。最近因為老師日與俱增的警戒心而感到懊惱。


************

某月某日 天氣雨 渾身濕透了

我的弟子是個癡漢,因為他想要和我度過一輩子。沒錯,他是個男人,而我也是。換句話說,他想要和身為男人的我共度一生。


事情總是發生的那麼突然,讓人措手不及。

下午接到了英雄協會的聯絡,說是Z市邊界出現怪人,等級為虎,希望我去解決它。這種簡單的小角色,估計用不認真一拳就可以秒殺它。雖然我再三要求杰諾斯不准跟著我,但他卻偷偷跟在我身後。
我能感覺到他沾沾自喜,以為沒被我發現,並且持續跟蹤我的癡漢心態。

剎那間,我靈光一現。因為我頓時明白了那小子的策略。

哼哼,看來你還太嫩了啊,杰諾斯。

這就是所謂「對於喜歡的人,要在身邊默默守護著他」的概念吧!

例如:就像是心儀的女子夜歸,一定要跟在她身後,悄悄守護她的安全。切記,千萬別讓她知道,畢竟「為善不欲人知」嘛!

這麼說來,我是不是偶爾也該夜歸一次,讓他體會一下「為善不欲人知」的快樂呢?

不過仔細想想,這種情況怎麼好像癡漢來著?

嗯,不管了。


總之在我順利的一拳幹掉怪人之後,回家路上突然下起了傾盆大雨。即使用最快的速度趕回來,也已經渾身濕淋淋的。所以,在杰諾斯的建議下,我決定去洗個澡暖暖身子。

「老師,您全身都濕了,去泡泡熱水澡吧,不然會感冒的。......雖然老師好像不會感冒,但預防萬一,還是請一定要把身子弄暖才行。」

咦?怪了,今天的弟子怎麼不太一樣?

我還以為他會說:「就由我來溫暖老師吧!用我的身體。」不然就是「糟了!為了不讓老師失溫,請埼玉老師趕快把衣服脫掉,和我一起裸體取暖!」

「哦......好啊。」

「我已經事先放好洗澡水了,老師可以直接進去,水溫應該剛剛好。」

事先!?

什麼!原來這就是他的計謀嗎!不論最後我的回答是什麼,他都依然要我進浴室。難道他想和我一起洗鴛鴦浴嗎?想玩鴛鴦戲水!?之後再更進一步對我毛手毛腳,只因為在浴室裏不管發生什麼事都會被合理化!

我竟然沒有提早看破他的伎倆,而造成了現在這般窘境。我太大意了!

「老師,那我先去煮晚飯了。您慢慢泡吧。」

哦?不馬上跟著我進來,所以他打算在中途偷襲我吧。啊!!沒錯,偷襲基本上跟夜襲是一樣的,兩者之間都帶有狩獵者的快感!這種快感是癡漢們的原罪,與生俱來無法控制的癖好。

不過別擔心,我會阻止你的,杰諾斯。為了讓你走上正途,我拼了命都不會讓你偷襲成功。我要好好教育你做人應有的禮貌。不該無聲無息的去偷襲,而是......是.....




「是,請問我可以偷襲你嗎?才對啊!!!杰諾斯!!」

「老師,你說什麼?」

「呃.....不,沒什麼。我去洗澡了。」

直到洗完澡出了浴室,我都沒抓到杰諾斯偷襲我的證據。想必他在這方面的能力已經遠高過我,真的太危險了,我得想想對策,絕不能坐以待斃。



我的弟子依舊是個癡漢,至今為止仍然和我住在一起、想與我共度一生。但是我今天依舊沒有發現他偷襲我的跡象。

评论(9)
热度(59)
© 倒品十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