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迷上頭像上的2個男人。

人生就像是一場賭注,每個人都是賭徒
面對逆境,只要你還座在牌桌上,就不一定是輸家


可逆轉賭金:哲蓉、帶卡、鏡扉、止鼬、鳴佐、柱斑、真御、傑埼、殭屍埼、甜心埼、L月、克御、銀土、山土、映警、瓶邪瓶、黑花、黑蘇......
(儼然成為認親大會
 

【鏡扉】猿飛的同窗回憶錄

【鏡扉】猿飛的同窗回憶錄

 

猿飛的視點

不喜誤入

 

 

我22歲時當上火影,那時我已經當忍者十多年了。說實在的,我不應該這麼早出任火影一職,至少早了十年。當年正值忍界大戰,各國之間打得不可開交,連身為第二代火影的扉間老師都必須出任務。而那次的戰場出乎意料的險惡,第二代火影殉職了。

 

我也是在那個時候才注意到宇智波鏡的異常。

 

鏡出身於和千手一族老是不對盤的宇智波一族。不得不說,扉間老師對待宇智波一族總是抱持著十分強烈的戒心,然而宇智波鏡卻是唯一的一個例外。甚至連柱間大人——第一代火影都很意外自家弟弟對鏡的和善與信任。這是歷代宇智波一族中從來沒有人享受過的待遇。

 

說到這裡,我忽然回想起以前出任務的時候,同屬於追蹤的寫輪眼與感知能力絕不可能一起守夜。總是扉間老師先守上半夜,之後再交班給鏡。但是鏡從來不會乖乖地在扉間老師守夜的第一時間休息或睡覺,他喜歡走到老師身旁坐下,偶爾戰況緩和時會跟老師說說話、聊聊天,但更多時候他都只是靜靜地坐在老師身邊,不開口說一句話。

 

在戰況吃緊的年代,每一次的整修都是得來不易的寶貴時刻。我完全沒有心思關心他的舉動出於何種意圖,但唯一不變的是,一個小時之後老師會把他趕回來休息。有一次我半夜醒來,看見扉間老師笑著摸摸鏡的頭要他快去休息。我從沒見過老師的嘴角能勾出那樣的弧度;眼睛能彎的像是殘月一樣。如果當時我足夠敏銳的話,或許能更早確定這個事實。

 

仔細想想,也許在更早之前便已經有機可尋。過去訓練結束或任務完成後,只要時間充足不必趕著繳交報告的話,老師就會請我們吃飯。我和取風兩個如餓死鬼般的老是跑在最前頭,接下來是身體很誠實嘴巴卻一直嘮叨的團藏和手舞足蹈的小春等人。最後則是隊伍的最尾端,扉間老師和宇智波鏡。

 

這種時候,他們兩個人彷彿與我們處於不同的時空,自成一個世界絲毫不受外界影響,緩緩的信步大街。不曉得是哪裡來的念頭,他們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一對相處多年的老夫老妻,只可惜他們並不是。大概是因為我偶爾回頭時都能看見鏡把老師逗笑吧。要逗笑老師並不是天方夜譚,只要把握住時機就行了。例如老師心情好或情緒高漲的時刻,只是我發現鏡在身邊的時候,這樣的機率會更高、更頻繁。一黑一白的兩人再配上惹眼的笑容,我沒來由地覺得那個畫面十分美好。

 

起初,我曾以為是鏡單方面喜歡扉間老師,不過從以上的種種跡象來分析,他或許並非單相思。喜歡一個人從眼神即可看出端倪。我認為他們之間的感情不是屬於宇智波特有的那種濃烈火熱、愛恨分明的愛,而是一種沉穩且內斂的愛,正如千手扉間和宇智波鏡的性格。愛情的甜蜜或隨著時間淡化消失,但是陪伴與信任不會,這使的感情更加牢固。

 

我得以親耳聽到他們的情感事蹟是源自於鏡本人的說法。優秀、能夠獨當一面且經驗豐富的忍者,對上級的命令是說一不二。然而,在我接任火影之後,鏡一共拒絕了身為第三代火影的我三次。一次是在我的火影繼任典禮;另一次是在我指派他出任火之國護衛的時候;最後一次則是想讓他擔任雲忍者村的和平大使。

 

當年我不解他對這些事的反對與排斥,直到有次酒後和鏡閒聊時,他坦白地說出了對扉間老師的執著,從此之後我才終於明瞭。第一次是因為扉間老師剛過世不久,鏡說他實在沒辦法眼睜睜看著另一個新的火影馬上取代老師的位置;第二次與第三次則是碰巧遇上扉間老師的忌日,他不想老師身邊沒人陪。

 

至於第四次……沒有第四次了。

 

那一年鏡25歲,自願接下一個S級任務,任務完成之後我預計給他放一個為期兩個月的長假希望他可以去散散心。原因很簡單,因為扉間老師的忌日又快到了。教導自己多年的恩師驟逝任誰都不好受,但俗話說的好:時間會抹平傷痛。

 

這些年,在宇智波長老們的「建議」之下,鏡和同族的女性結婚了。婚禮簡單莊重,鏡對妻子是十足的溫柔與呵護,煞羨旁人。人人都認為鏡專情於他的妻子,從不接近女色,也不曾跟誰傳出桃色緋聞,堪稱木葉忍者愛情模範值得眾人效仿。

 

然而在我看來還是少了點什麼,可是我說不上來。愛的形式族繁不及備載,鏡確實愛他的妻子,但是不及他對扉間老師的愛。其實人生在世本來就是如此,有多少人能夠真正和自己百分之百相愛的人共結連理?通常都是我愛他多一點或是他愛我多一些,相等的愛非常困難、少之又少。

 

總之,結束任務後我給鏡安排好了一個長假,除了希望他可以暫時拋開忍者的生活與紀律同時我也希望他好好的處理心中的「那個」傷痛。另外,鏡的妻子已經懷孕數個月了,雖然他沒有明確的告訴我,不過我猜再過不久可能就是預產期了。有了孩子後,生活重心會一下子全部轉移到小孩身上,因此我打算把鏡調到木葉警務部隊以減少他在村外的活動。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等鏡回來後,我會把這一切的規畫都告訴他跟他商量,然後……

 

我這一等就是一輩子。

 

 

END



评论
热度(58)
© 倒品十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