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迷上頭像上的2個男人。

人生就像是一場賭注,每個人都是賭徒
面對逆境,只要你還座在牌桌上,就不一定是輸家


可逆轉賭金:哲蓉、帶卡、鏡扉、止鼬、鳴佐、柱斑、真御、傑埼、殭屍埼、甜心埼、L月、克御、銀土、山土、映警、瓶邪瓶、黑花、黑蘇......
(儼然成為認親大會
 

【帶卡+副CP內詳】綁架犯的善意


綁架犯的善意

又名:卡卡西夢遊仙境

  

致敬火影忍者、愛麗絲原著及心之國的愛麗絲等系列

 ( 想念Q社,我還再想買你的作品一萬年呢 )

使用部分Q社愛麗絲系列背景與角色設定,不想被雷的孩子慎入啊!!

至於想跟我討論劇情的則是非常歡迎。

 

 

角色:

 

旗木卡卡西:本篇的苦主兼主人公。有點毒舌愛吐槽,但是責任心重,堅守岡位,絕對不會逃避困難,惹人憐愛。在失去帶土之後,發誓要保護琳和老師,因而踏上了一段充滿痛苦、絕望的道路,卻從來沒有任何怨言。也是在這個時候才漸漸了解朋友的意義與重要,沒有人可以取代宇智波帶土在他心中的地位。

代表角色:愛麗絲

 

宇智波帶土:將卡卡西帶領到不可思議之國的引路人,隸屬於團扇城的一員,擔任宰相一職。興趣是翹班、曠職、和老東西(宇智波斑)唱反調。具有完美演繹多重人格的能力,面惡心善,對卡卡西有說不清道不明的執著。

代表角色:白兔

 

宇智波鏡:從暗戀扉間老師→偷偷STK扉間老師→明戀扉間老師→和老師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我超幸福!→猶豫要不要告白→老師早就知道我喜歡他了!(驚恐)。總而言之是個對扉間老師有恆心、有毅力、永不放棄的變態,也可以說是扉間老師的專屬癡漢。其他時候則視心情而定,非常隨興,好像什麼都不在意。

代表角色:赤郡貓

 

千手扉間:知識豐富且熱愛研究,性格認真、一絲不苟的科學家,也鑽研一些醫術,同時身兼藏書閣的管理人。打從宇智波鏡在STK自己時就知道他的心意,但因為曾經是鏡的老師,所以一直不知道應不應該接受他。內心經過一連串掙扎後放棄抵抗,決定接受鏡的心意,儘管雙方都沒有明確的說出來但是都明白對方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代表角色:智蟲

 

宇智波止水:喜歡小動物,尤其是烏鴉,在自家庭院裡養了好多隻烏鴉。在不可思議之國裡是數一數二的蛋糕師,最擅長的甜點就是草莓蛋糕。但不知道為什麼除了蛋糕之外,其他料理都做不出來,就算做出來也會變成蛋糕,彷彿被詛咒了一樣。目前和鼬一同經營帽子屋,偶爾會在店裡賣蛋糕,意外受到大眾喜愛。

代表角色:三月兔

 

宇智波鼬:即使弟弟不在這裡,依舊是個十足的弟控。扣除掉對弟弟的執著,是最接近正常人的一個。性格內斂沉穩、愛好和平,話不多卻非常可靠。手很巧,有不可思議之國第一製帽師的稱號,就連挑剔的女王都欣賞他的手藝。具備優秀的生意頭腦,在國境中跨足各種買賣,經濟成就遠勝過奢華的團扇城。

代表角色:帽子屋

 

千手柱間:認為這個世界上沒有壞人的好好先生,待人真誠和善,因此擔任一國之君乃是不負眾望的結果。然而,事實上真正的統治權都掌握在他親愛的女王手中。雖然沒有實際權力,但只有他能搞定女王就是不可思議之國內最大的不可思議權力。另一個無關緊要的身分是這個國家中最優秀的醫師。

代表角色:國王

 

宇智波斑:威嚴、霸氣、有點任性,是當女王的不二人選,自負與自信,屬於實力派的上位者。有主見,不喜歡他人干涉自已的決定,但如果是柱間說的話可以勉強接受。對自家小輩(宇智波帶土、宇智波鏡)的各種脫序行為深感頭痛,又愛又氣。話雖如此,套句國王說的:斑其實是個溫柔的人。

永遠的敵人:千手扉間。對於千手扉間這個人永不妥協。

代表角色:女王

 

 

 

正文

 

星期天的下午,卡卡西得到了久違的休假,不過與其說是休假,到不如說是在養傷。

忍者世界的戰爭如火如荼地持續,絲毫沒有一丁點緩和的跡象。在上一次的任務中卡卡西傷了左眼,多虧小琳及時做了處理和眼球移植手術,所以並沒有烙下病根,後續的恢復狀況良好。

為了避免移植的器官出現排斥情況而影響戰力,木葉醫療班建議卡卡西暫時停止上戰場,留在醫院多觀察幾天。然而醫院敵不過卡卡西的堅持,在彼此達成一天來醫院換藥一次的約定下,便讓卡卡西提前出院回家靜養。

 

銀髮少年剛吃過午飯,躺在沙發上讀著一本出自大師傑作的橘皮書,封面上一男一女,兩人看起來好不愉快地上演你追我跑的老掉牙戲碼。

看似平靜、美好的午後閱讀時光,即將因為某個不請自來的不速之客再也不平靜。

 

「喂!」

「……」

「我說,喂!」

「我不管你是誰,可以請你離開我家嗎?」

 

儘管來人神出鬼沒又言行無理,卡卡西絲毫不受他打擾頭也不抬的看他的小黃書,根本不把他當一回事。

 

「有兔子你就應該要來追兔子啊!」

「什麼?」

 

卡卡西一臉莫名其妙地抬起頭,打算把這聒噪的傢伙攆出他家。他才一抬頭就呆住了,一個身高大約一米八的黑髮男人頭上長著一對兔耳朵,白色的。

不僅如此,臉上還帶著一個可笑的橘色漩渦面具,整個人看起來……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變態一樣。

 

沒錯,他肯定是個變態。

 

卡卡西一邊在心中做出對這名男子的定義,一邊想著是不是該直接把他抓起來送進木葉監獄,但仔細一想現在監獄肯定是人滿為患,便決定好心放他一馬,乾脆等他自己離開。

反正這傢伙看起來就是一個變態的變裝癖,感覺沒多少能耐。

想了想自己身上還帶了傷,書又看到正精彩的地方,便不打算親自動手攆他出家門了。反正他自討沒趣之後總會走的。

 

卡卡西是這麼想,但他還真沒料到兔耳男的執著與毅力。

 

「我說,你要來追我啊!看到有兔子不是應該要追嗎!」

「抱歉,我對擅闖民宅的變態面具兔子沒有任何興趣。」

「怎麼會這樣?你真是過分的人啊!要是太寂寞的話,兔子是會死的。你不希望我死掉,對吧!」

「…..」

「對吧!」

「……」

「好孤單、好寂寞啊!我要死了。」

「……」

 

摀著胸口的兔耳男見卡卡西壓根沒打算理會自己,心裡就不樂意了。

但是他相信只要繼續、永不放棄地死纏爛打,終會有美好的結果,就如同那個世界的女王和國王那樣。

既然現在沒辦法讓卡卡西主動,就只好由自己主動出擊了。

 

「你到底都在看些什麼啊?哪種書那麼好看,我來陪你一起看吧!」

 

滿心歡喜的白兔湊近卡卡西身邊,他幾乎可以用他靈敏的嗅覺聞到卡卡西身上淡淡的血腥味。另外還有一股非常熟悉的味道。

 

他知道差不多是時候了。

 

如果再不阻止的話,真的要來不及了。

不過在正常的前提下是卡卡西肯願意跟他一起走,再不然他用威脅利誘、強迫手段都要帶他走。

 

離開這個充滿絕望的世界。

 

「哈哈哈,讓好心又善良的大哥哥來陪你一起看書吧!嗯…我看看喔…『渾身溼透的愛子一把抓住急欲跑開的田中,少女低下頭、滿臉通紅地說:如果是田中君的話,可以喔。』啊啊啊啊!你、你你你、你明明是個12、3歲的小鬼,竟然在看這種東西!真是不知羞恥!」

「總好過你吧,大叔。我可沒有變態到隨便闖進別人家自說自話,還一臉猥褻的騷擾好不容易放假的善良村民啊!」

「啊!對了、對了!差點忘了正事,好險有你提醒我。謝啦,卡卡西。」

 

卡卡西眼神一沉,皺起眉頭。瞬間從沙發上坐起來,警戒的瞪著這個帶著可笑面具和兔耳的可疑男子。

 

「……你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你有什麼企圖?我本來以為你是個走錯房子的變裝癖精神病患,看來我還小看你了。」

 

兔耳男發現銀髮少年終於肯正視他時,感動到都快要哭出來了。但他一想到可能又會被卡卡西罵「愛哭包」,就決定將淚水忍下來。

現在還不是可以知道真相的時候,他也根本不想讓卡卡西知道真相。

反正只要事成之後多的是時間,他愛讓卡卡西看他的帥臉多久,他就得盯著他看多久。

 

「快點回答我的問題!」

「嗯…該怎麼說才好呢?跟你解釋起來會很麻煩的,總之你先跟我走一趟吧!之後有時間再慢慢告訴你。」

 

話一說完,高大的兔耳男根本不管當事人的意願,像是扛麻布袋一樣,立刻扛起卡卡西,轉身要跳進沙發旁的大黑洞。

 

「你什麼時候在我家挖了那麼大一個洞?快點回答我變態兔子!不,等等、等一下,別衝動、別跳啊!大白癡,洞深不見底會死的啊!就算我是忍者也會死啦。」

「說的也是呢。如果你不想死的話,請你一定要緊緊的、用力的抱住我呦!」

「要死我也要選擇殉職,而不是跟你這個兔耳變態死在一起啊!」

「只要有我在,我絕對不會讓你死的!放心吧卡卡西。」

「喔,是嗎?根據你現在的行為,我判斷你說的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哼,你從小時候就嘴上不饒人。」

「小時候?你這個跟蹤狂到底跟了我多久了?從實招來!」

「嗯……這是商業機密,不告訴你!」

「你還真的跟蹤我很久嗎!」

「……」

 

 

 

下墜、下墜、下墜。

 

不停地往下掉,這個洞像是沒有底一樣,不知道盡頭在哪裡、不知道還要向下墜落多久。

就在卡卡西從一開始的驚嚇不安到慢慢穩定情緒後,終於在洞穴下面看見了光。

 

「踏!」的一聲,兔耳男的右腳輕巧的踏上了大理石地板。他轉過身來放下被他扛在左肩上的卡卡西。

卡卡西虛弱地坐在地板上,或許是因為剛才的舉動壓迫到胃,這段期間卡卡西的手都捂在嘴巴上,臉色也有點不好看。

 

「歡迎來到不可思議之國,卡卡西。你可以叫我白兔或親愛的。為了讓你幸福,請你永遠留在這個世界吧!」

 

兔耳男動了動頭頂上的耳朵,雖然看不見臉上的表情,但他似乎非常愉快。

與他相比,卡卡西可一點都不開心了。不能安心靜養就算了,還被一個變裝癖瘋子拖著到處跑,更糟糕的是連這裡是哪裡他都不知道。不可思議之國?這是哪個國家的國名?

 

「這裡是哪裡?我要回去!我答應了醫生,晚上還得去醫院換藥呢!」

「晚上……」

「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現在我還可以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所以快點讓我回去!」

 

兔耳男一個人在嘀咕些什麼,彷彿進入無我境界、天人合一,但在下一秒卻又驚慌失措,大聲的鬼吼鬼叫。

 

「慘了!糟糕了!我要遲到了,會被鼬那傢伙罵死的。我先走囉,卡卡西。」

「喂、喂!你要去哪裡?這裡是哪?等一下,變態兔子。至少告訴我回去的方向啊。可惡!」

 

白兔頭也不回、自顧自的飛奔離開,跑向對面的小木門。剎那間,白兔的身體突然變小,穿過那扇大約只有五十公分高的門,消失在卡卡西面前。

 

這下好了!

 

綁架自己的罪魁禍首跑了;剛剛的大黑洞也消失了,連慢慢爬出洞外的選項都沒有了。

 

燈光昏暗,卡卡西循著光線還顧四周,除了那扇小門之外,就只剩下一張桌子。桌上有個小盤子,盤子上放著一串烤糰子,上面用紅豆泥寫著「吃我」兩個字。

 

真是令人火大!不,甚至已經超越火大,到達可笑的程度了。

 

真是可笑至極。                                                    

 

「誰會吃啊!怎麼可能把這種來路不明的東西放進嘴巴裡,更何況我又不是甜黨,為什麼非吃這種甜膩膩的東西不可?還不如把這玩意兒給那個愛吃甜食的……咦?給誰來著?」

 

明明是即將脫口而出、相當熟悉的名字,卻梗在喉嚨裡說不出半個字。突如其來的記憶缺失讓卡卡西有些不安,他要求自己冷靜下來好好回想。

 

「我認識的一個很愛吃糖的傢伙,是誰呢?」

 

卡卡西還來不及陷入沉思太久,就聽見有人和他說話。聲音非常輕柔的男聲,講話的語氣不疾不徐,聽起來是個溫柔的人。

 

「你就嘗嘗看吧。那個是我做的。」

「……得了!走了一隻兔子又來一隻貓,難道這裡就沒有正常的人類嗎?頭上沒有動物耳朵的那種。」

 

卡卡西睜著無精打采的死魚眼,絕望地盯著那隻飄在空中的黑髮捲毛貓。雖然他的聲音聽起來很純良無害,長相大概也比白兔端正多了,我的意思是至少他有將臉露出來。但本質如何就不得而知的,說不定跟那隻白兔一樣,骨子裡都是個變態。

 

柴郡貓晃了晃毛茸茸的尾巴、輕輕勾起嘴角,從空中降落到地上。本來想和白兔的小寶貝開開玩笑,耍一下這個沮喪的小夥子,不過看在對方似乎真的很絕望便作罷了。畢竟他最喜歡的還是人們的笑臉。當然,最棒的還是扉間老師的笑容!

 

「有喔!帽子屋、女王和國王都沒有動物耳朵。老師也沒有。」

「老師?」

「沒錯,我的老師。他是這個世界最聰明、最有智慧的人,我最喜歡他了!你想會會我的老師嗎?」

 

本來卡卡西是一點興趣也沒有,只想快點回到家,換藥睡覺,還有自來也老師的作品他都還沒有讀完呢。不過看來這個處處與他唱反調的詭異世界是不會如他的願了。

 

「好吧,總比站在這裡發呆強多了。」

「太好了!那你就必須把糰子吃下去,不然你過不了那扇門。只有這個世界的住民才能通過那扇門。」

「可是就算吃了這個,也改變不了我不是這裡的住民的事實啊。」

 

柴郡貓聳了聳肩,不太在意銀髮少年提出的邏輯問題。

 

「象徵性的行為而已,你就吃吧。」

「這東西真的能吃?沒有副作用?」

「沒有,只會讓你變小而已。」

 

卡卡西嚇了一跳,他從來沒聽過吃了甜糰子會變小這種荒唐事。這地方連糰子都有毒是嗎?

 

「這還不算副作用!」

「不算,因為這是主要目的。」

「吃下去才能通過門,但是吃不吃的決定權在你。」

 

想著無論怎麼樣也不會比現在的處境更糟,卡卡西牙一咬,硬著頭皮吃完那串糰子。糰子本身的味道是不錯,但就是上面的蜜紅豆太甜了。卡卡西還以為自己的牙齒會當場甜到掉下來。

 

 

 

穿過小木門,放眼望去是許多條林間小路。路面上長滿雜草與青苔,看起來有數十年沒有人走過了。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這裡?這裡是不可思議之國喔!走這邊,卡卡西。」

「等等,你也知道我的名字?」

「當然啦!這裡的住民都知道你的名字。」

「這太奇怪了!我根本沒來過這裡,你們卻都知道我的名字,而我卻都不知道你們是誰。這一點都不公平!就像現在,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是柴郡貓,你也可以叫我鏡。」

 

卡卡西癟了癟嘴,看來是不滿意這個回答。畢竟他只回答了自己的名字,其他疑問則是被一概的忽略了。不滿意歸不滿意,人都來了又決定要往前尋找那隻變態白兔子,除了接受這個世界的設定之外,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這裡還真是一片荒涼。」

「那是當然的啊,好久沒有人來這裡了。你是我第一個見過的外來者。」

「外來者?」

 

卡卡西有點驚訝。本來以為雖然這個地方怪雖怪,但是跟他一樣的「旅人」大概也不少。沒想到外地人是那麼的罕見。

 

「這是一個封閉型的國家吧。」

「嗯,或許吧,因為你並不是這裡的住民。嚴格說起來,你還不屬於這裡。只有你一個人是特別的喔!卡卡西。」

「哼,還真是奇怪的世界。嘛,無所謂。反正我只要找到那隻白兔就行了。先揍他一頓,再讓他帶我回去。」

「哈哈哈,真是暴力啊,要是白兔先生聽到的話一定會很傷心的!不過話說回來,你怎麼知道回去的方法?白兔告訴你的?」

「不,他什麼都沒說,我也沒來得急問。方法只是我單方面的猜測。我隱約覺得大概會是這樣。難道你知道怎麼回去嗎?」

 

卡卡西黑色的眼眸緊緊地盯著他看,殷切期盼眼前的這隻捲毛貓能給出一個令人滿意的答案。

 

然而他的期待又落得一場空。

 

鏡聳聳肩,裝出一附事不關己的模樣。沉默了幾秒鐘之後,轉頭面向卡卡西對著他笑了笑,但眼底盡是苦澀。

 

「我不知道。不過,或許回家的路也不是想像中的那麼遙遠也說不定呢!」

 

我就知道!卡卡西在心裡嘆了口氣,決定不再跟他提起這個話題,反正不管怎麼問都問不出結果。

 

「我說,你這人就不能給點更明確的答案嗎?」

「因為我是柴郡貓呀!」

 

老實說,鏡非常清楚怎麼讓卡卡西回去,但是他實在不想讓帶土傷心。作為一個旁觀者,他都可以感受到帶土為了將卡卡西帶來這個世界所付出的努力與代價。天時、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早一分則太快,慢一秒則太遲。

 

即使帶土清楚明白一切都可能成為徒勞。但是,如果他可以為了所愛之人犧牲那麼多,那麼我也願意幫他一把。所以鏡沒有將方法告訴卡卡西,即便最後的選擇權依舊只會落在卡卡西自身。

 

 

走了一段距離後,兩人進到了森林的正中央。只要穿過這片森林就會到達老師的家。鏡告訴卡卡西,扉間老師的家在森林的另一頭,是一個叫做藏書閣之森的地方。

 

「這裡又是怎麼回事?這些奇怪的門在這裡做什麼,有特殊的功用嗎?」

「這裡是門之森。只有森林中間的這一塊區域才有這些門,它們是非常特殊又危險的存在。這些門可以帶你去你最想去的地方、見你最想見的人。至少,我是這麼聽說的。」

 

卡卡西瞥過這裡一扇扇的門,有大有小、有豪華有簡陋。剔除掉因為它們處在森林深處這點,外觀上看起來真沒有特別之處,也不會讓人感到危險。

 

「你的意思是沒有人試過囉!那你想開門試試嗎?」

「我?當然不會。我是來無影去無蹤,能到任何地方去的赤郡貓,所以我不需要。再說了,我最想見的人與最想去的地方,無論是過去或是未來,一直都是有扉間老師在的地方。」

「是嗎。」

「那你呢?卡卡西。想打開看看嗎?不問時空、不論地點,最想見的人、最想去的地方只要打開門都能夠實現喔。」

「代價呢?」

「哈哈哈,果然是聰明的孩子呢!和白兔那傢伙不一樣,你是個腦筋轉得快、有警覺的好孩子呢。」

「哼,別把我跟那種吊車尾相提並論。」

 

卡卡西突然一個機靈,腦海中浮現出一個模糊的身影。怪了!我為什麼覺得他是一個吊車尾?我應該不認識那隻兔子才對,但是為什麼感覺到一種熟悉的錯覺呢?

 

鏡發現卡卡西有點不對勁,想了想或許是女王陛下施的魔法開始鬆動了。強行封印卡卡西的回憶始終都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如果不是帶土禁不住誘惑開了門的話,卡卡西現在也不會在這裡吧。帶土一心想改變過去的慘案,避開悲劇的發生,但是這一切都注定是徒勞。

 

因為過去永遠無法改變。

 

 

「我們到了!這裡就是老師家。」

「麻煩你了,鏡。」

「不會,我們去找老師吧。這個時間他應該待在書房。」

 

藏書閣之森,雖然叫做森,但是說白了也不過就是位在森林的一棟普通的建築物,外觀看起來除了寬廣之外,一點也不特別。儘管並不特別,但是這附近的空氣聞起來有點……奇怪。卡卡西連忙叫住鏡,跟他說房子外面有不尋常的氣味。這是卡卡西非常熟悉、討厭的味道。

那種味道,是煙硝味。

 

「啊,對了對了!你不說我都忘了。前幾天城堡朝這裡開火了。你看那邊,不是有幾架砲台對著我們嗎,那邊就是團扇城的領土。」

「這太誇張了!而且你既然還能忘記,難不成這已經是常態了嗎?城堡朝民宅開火!」

「沒辦法啊。女王跟老師一直處得不好,一見面就吵架,近年來就算不見面也能隔空吵起來。嗯,但是也不需要擔心,老師的哥哥畢竟是國王,雖然寵自家女王但不至於把弟弟賣了。」

「是、是這樣嗎?」

「嗯!沒事的。我們去找老師吧。」

 

卡卡西覺得自己好累,不論是身體或是心靈。當然現在最主要的是精神疲勞。他想了想認為這個世界的一切大概當都不能用常理判斷吧。

 

「行,都聽你的。」

 

走進建築物後,鏡帶領卡卡西爬上樓梯來到二樓。走廊上有需多房間,鏡走向最裡面的一間。他伸出手敲了敲厚重的房門。

 

「老師,我們回來了!」

「真把他帶來了嗎!欸,那隻不聽人勸的笨兔子,永遠都在破壞規定。」

「扉間老師您別這麼說嘛。白兔雖然是個死腦筋,但他很認真的。嗯,跟您介紹一下,他是卡卡西。」

「您好,我是旗木卡卡西。」

「我知道。你不應該出現在這裡,要是還來得及的話就快點回去吧。這裡不是你該待的地方。」

「事實上,我就是為了回家所以才尋找白兔的。我記得他說要去找『鼬』,您能不能告訴我要怎麼找到他。」

 

這位扉間老師雖然不苟言笑,但是感覺起來比其他人都靠得住。如果是他的話,應該可以幫助我早點脫離這個莫名奇妙的地方。

 

「鼬?你是指帽子屋吧。」

「老師,您就給他張地圖吧。不可思議之國那麼大,路又複雜,萬一迷路的話會很麻煩的。」

「說的也是。鏡你去把我書架上的那本書拿來。」

「好的!」

 

卡卡西看著他們的互動,彼此之間非常熟識,培養出一種超乎尋常的默契。明明看起來是這麼冷漠的一個人,卻對這隻頑皮的貓展現出很溫柔、很溫暖的笑容。若是沒有親眼看見,真不敢相信他會露出這種表情。

 

「因為鏡住在我這裡好一段時間了。」

「欸?您說什麼?」

「我說,我和鏡會有默契是因為一起生活好一段時間了。」

「不!我的意思是您怎麼會知道我的想法。我剛剛應該沒有說出來才對。莫非……您能讀心?」

「哼,果然是個聰明人。怪不得連斑都願意出手幫忙。」

「斑?」

「斑先生是這個世界的女王。老師,這是您要的書。」

「嗯,謝了。」

「扉間老師,我看您乾脆連同基本知識都一並告訴他吧。不然我不放心。」

「好吧,反正今天的工作已經結束了。不過,連白兔自己都不緊張了,你也沒有必要替他擔心吧。」

 

鏡微微張大雙眼,搔了搔蓬鬆的捲髮,露出靦腆的傻笑。

 

「老師您就別出吃醋了。我最愛的還是老師喔!」

「笨、笨蛋,我才不是那個意思!咳咳!總之這個世界分成四個區域。」

 

扉間翻開地圖,指著最角落的位置。

 

「這就是你剛被白兔帶來的地方,也就是所謂的交接處。從你離開那裏踏進這個世界以後,你的倒數便已經開始。」

「倒數?您這是什麼意思,我不明白。」

 

卡卡西急了,他壓根沒想到這個世界還有時間限制。那他剛才還在門之森浪費那麼多時間討論人生大道理。

 

「鏡,東西還給他吧。」

「果然還是瞞不住老師啊。」

「你那點小心思就算不讀心我也能猜出來。你不應該把他的東西藏起來。就算你不動聲色成功把它拿走,最後做決定的依然是旗木。」

「我很清楚,老師。我只是不希望白兔他再做出傻事,他的狀況你應該也知道的。」

「我知道。但那是他的選擇,你這麼做對旗木一點都不公平。」

 

面對自家老師正義凜然的臉,無一例外,鏡總是先敗陣下來的那個。他嘆了一口氣,把手伸進褲子口袋裡。

 

「……我會還給卡卡西的。」

 

語畢,鏡苦著一張臉從口袋中掏出一個金色的懷錶,差不多只有他手心的一半大。接著,他將懷錶遞給卡卡西。

 

「抱歉,沒有經過你的同意就拿走了。對不起,卡卡西。」

「呃……沒關係?說真的,我根本不知道這小東西能幹嘛。」

 

鏡看著卡卡西,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回頭望向扉間。而扉間也明白他的意思,將視線移到卡卡西身上。

 

「若二十四小時之內沒有離開不可思議之國,你則會永遠被困在這裡。」

「永遠?」

「沒錯,我剛剛瞥見你的時鐘,你還剩下十五個小時。」

「也就是說我在這裡待了將近九個小時?這不可能,我……」

 

卡卡西瞪著懷錶的表面,二十四個刻度已經走到了第九格。剎那間覺得渾身暈眩,覺得自己落入了一個巨大的陰謀。他曾經以為自己是配合這個世界在演一齣戲、做一場夢,但是到最後落幕時才發現站在戲台上的,始終只有自己一個人。

 

「卡卡西,不可思議之國的時間和你原來世界的時間是不同的。這裏的時間過得很快、非常的快。我估計白兔也是看準這點才把你一個人留在那邊,只要你穿過了門,時間開始倒數,我又拿走你的時鐘不讓你發現,如此一來他的贏面就很大。或許就能永遠把你留在這裡。」

「你也是共犯?」

「是的。對不起。」

 

TBC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想寫這樣一篇文。

大概是因為我很想念這幾部作品吧。

火影完結了,心之國的愛麗絲系列也隨著Q社的倒閉永遠不會有真正的結局。原本還期待是否會有黑桃國之類的續作繼續解密了解這個神祕的國家瘋狂的住民,但是現在卻沒有機會知道真相了。

促使我學習日文的兩大主因都已經消失,雖然現在能看懂了,但是作品卻沒了。

 

這種感覺真的是無比的難受。


评论(1)
热度(39)
© 倒品十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