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迷上頭像上的2個男人。

人生就像是一場賭注,每個人都是賭徒
面對逆境,只要你還座在牌桌上,就不一定是輸家


可逆轉賭金:哲蓉、帶卡、鏡扉、止鼬、鳴佐、柱斑、真御、傑埼、殭屍埼、甜心埼、L月、克御、銀土、山土、映警、瓶邪瓶、黑花、黑蘇......
(儼然成為認親大會
 

愛吃甜食的不會是壞人(3)

愛吃甜食的不會是壞人(3)


腦洞慎入


DN版天黑請閉眼VERSION


全文將以對話形式進行 (行為舉止請自行腦補 (我知道這一定難不倒各位


“(      )” 代表心中OS或眼神對話


動畫版37集結束之後片場設定


多人多CP混雜    (((((((為了您健全的腦袋,慎入!!!!

-----------------------------------------


渡:第二夜,天黑請閉眼。殺手現身、請睜眼。

月:(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失去的一個信徒,真不走運。上一輪投票中,L和梅洛都把票投給了我,此時如果我毅然決然的除掉他們,那我的嫌疑將會被L無限上綱。如此一來,在檢舉投票中一定會被判出局。)

杰邦尼:(若是不幸到了你被檢舉的地步,如果我堅持不將票投給身為嫌疑人的你,我也會被懷疑而導致殺手全軍覆沒。)

月:(沒錯,因此不能從他們兩人下手。為了因應這種膠著的現況,只能從你那邊突破了。下一個目標選擇尼亞,可以吧。)

杰邦尼:(……好吧,我不介意。)

月:(渡,目標是尼亞。)

渡:殺手確認目標。殺手請閉眼,警察現身、請睜眼。

L:(這一局相澤先生有沒有什麼看法?)

相澤:(既然已經知道月是殺手,那我想順便調查一下彌海砂的身分。你覺得如何?龍崎。)

L:(相澤先生說的對,雖然她不構成威脅,但她對月的執著很礙事。所以確有必要調查彌海砂的身分。如果她是殺手,我一定會在檢舉時處理掉彌海砂。因為她和月君聯手的話,事情會變得很棘手。)

相澤:(渡,我們要指認彌海砂。)

渡:(指認失敗,彌海砂為平民。)

L:(雖然沒抓到第二個殺手,但知道彌海砂不是殺手的消息後也讓我比較放心了。畢竟其他人,不一定會對月君百依百順。)


渡:第三天清晨,請大家睜開眼睛。

松田:總覺得這個遊戲越來越不像普通的”遊戲”了呢,反倒像是在辦案。

月:松田先生,就算只是遊戲我們也都是很認真在玩的。

松田:也對,畢竟獎金有十萬嘛!

N:渡,這次被殺的是誰?

杰邦尼:……

渡:很不幸的,被殺的是你,尼亞。

N:是我嗎!真沒想到會那麼早出局。

月:這絕對是梅洛做的吧!

M:才不是我!要是我,早在第一局就幹掉尼亞了。

月:所以你利用馬特當煙霧彈,他只是個幌子。

M:哼,如果我是殺手,那你也有嫌疑。為什麼你可以如此篤定是我?難道你是警察?但是如果你是警察,卻在下一個晚上存活下來,那就只剩下唯一一個可能,你就是殺手。因為殺手不可能自殺!

月:你說的很有道哩,但我可什麼都沒做啊。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平民。希望得到真相、願意協助警察的平民。

L:(月君的這張嘴說的盡是謊言呢。)

渡:尼亞,你有沒有想發表的意見?

N:我覺得殺手不是梅洛。你怎麼看,杰邦尼?

杰邦尼:……我…我也不知道。

N:……是嗎!原來如此,非常可惜。(原來另一個殺手是你啊,杰邦尼。不得否認,我從頭到尾根本沒有懷疑過你,因此殺我是最好的選擇。但是,你逃避我視線的目光已經完全出賣了你。)

杰邦尼:……

海砂:杰邦尼先生沒什麼精神呢!

相澤:(莫非杰邦尼是第二個殺手?但他應該不至於殺了尼亞。除非、除非是月強硬的要求!嗯,說得通,可能性很大。)

L:(態度極度不自然、眼神不敢與尼亞接觸,看樣子第二個殺手就是杰邦尼了吧。真不是當殺手的料,和月君比起來差多了。不過這並不怪他,畢竟他是演SPK的人才。)

M:(尼亞那臭小子的表情怪怪的。難道,杰邦尼是殺手並且殺掉了尼亞嗎!哈哈,他一定很失望。這世界上能讓他感到失望的事情還真的不算多。今天難得看見了一場好戲呢。)

杰邦尼:……不,我不是殺手。如果我是,我不會對尼亞下手。

L:你確實不會殺尼亞,但你還有另一個的同伴。這或許不是你決定的,你只是迫於淫威。(迫於月君的脅迫。)

海砂:這只是遊戲啊,杰邦尼先生。不必看的太嚴重,沒事的。

松田:就是啊,就算是你殺了尼亞也無所謂啊!

相澤:松田!!

松田:對不起。

N:沒錯,這只是個遊戲而已,我不會和你計較的,也不會往心裡去。況且,你現在這樣子,幾乎已經承認你就是殺手了吧。

杰邦尼:抱歉,尼亞。

尼亞:沒事的,杰邦尼。

渡:大家都沒有異議的話,就要開始這一局的檢舉投票了。


杰邦尼:6票


渡:全數投票通過,杰邦尼先生失去參賽資格。請杰邦尼先生離場。

月:(非常遺憾沒有機會合作到最後,杰邦尼。我必須投票給你,否則我也會跟著出局的。再見啦!作為隊友,你的表現算是可圈可點。至少,沒有拖累我。)


                                         TBC


角色名單:


L:警察

梅洛:平民

馬特:平民

彌海砂:平民

相澤:警察

夜神月:殺手

N:平民

杰邦尼:殺手

松田:平民

魅上:平民


========

做個紀錄:

最近打工快累成狗......


查看全文

愛吃甜食的不會是壞人(2)


愛吃甜食的不會是壞人(2)

 

 

腦洞慎入

 

DN版天黑請閉眼VERSION

 

全文將以對話形式進行 (行為舉止請自行腦補(我知道這一定難不倒各位

 

(      )代表心中OS或眼神對話

 

動畫版37集結束之後片場設定

 

多人多CP混雜    (((((((為了您健全的腦袋,慎入!!!!

---------------------------------------------

 

渡:第一夜。天黑請閉眼。殺手現身、請睜眼。

月:(哼哈哈哈哈哈,就連玩遊戲神都是站在我這邊的。現在只要另一個傢伙不扯我後腿,就等於贏了一半。那麼,另一個殺手是?)

杰邦尼:(是我,夜神月。)

月:(是你嗎!那太好了,看來我們不必自相殘殺。我本來打算先將無法捉模個性的你和馬特除掉,以免礙事。不過,幸好你是我方的人,你的存活會讓我遠離嫌疑,你要盡全力協助我,了解嗎?杰邦尼先生,這畢竟只是個遊戲。)

杰邦尼:(我明白的,夜神月。)

月:(很好,讓我們一起贏得勝利,抱回獎金吧。)

杰邦尼:(……明白了。)

渡:殺手請確認目標。

月:(渡,目標是馬特。)

杰邦尼:(無異議。)

渡:殺手確認目標,殺手請閉眼。警察現身請睜眼。

相澤:(本來只是隨便湊人數的,沒想到抽到那麼重要的身分。真不走運,只好快點抓出殺手結束遊戲了。話說回來,另一位警察是?)

L:(沒想到還能繼續和相澤先生共事,真令人懷念呢。)

相澤:(另一個警察是L嗎!天助我也,只要月不是殺手的話,說不定很快就能夠就結束遊戲。)

L:(太天真了,相澤先生。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因此第一個請讓我指認夜神君。)

相澤:(好吧,我知道了。我會盡全力配合。)

渡:警察請指認。

L:(感謝相澤先生的配合。渡,我要指認夜神月。)

渡:(成功指認夜人月為殺手。) 警察請閉眼。

 

渡:第二天清晨。大家請睜開眼睛。

松田:感覺時間過了好久呢。眼前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到。

海砂:小松田莫非是害怕了!

松田:才沒有呢。MISAMISA才是害怕了吧!

海砂:海砂只要有月,不管什麼都不怕!

L:渡,趕快宣布誰被殺了吧。

渡:好的,昨天晚上被暗殺的是馬特。

馬特:啊?搞什麼啊,才一開場我就被殺了嗎!這豈不是和戲裡沒兩樣嗎?獎金就算了,難道就不能給我多一點戲份、多一點畫面嗎?

渡:馬特覺得誰才是兇手呢?

馬特:我哪知道啊,根本一點線索都沒有,無從推理啊。可惡。

梅洛:馬特,我會替你報仇的。

馬特:嗯,那就拜託你了、梅洛。我去抽根菸,去去就回。

L:(照這個情況看來,另一個殺手大概不會是梅洛,我所認知的梅洛不會殺了馬特。話雖如此,卻也不到清白的程度。)

N:(我想梅洛應該不是殺手。如果他是,他會在第一局就先除掉我,以搶先”勝利”的頭銜。或是說,在情況明朗之前,他不應該殺掉一定會支持他的馬特。這雖然是個很不明智的舉動,但卻也讓他在第一時間不被懷疑。)

相澤:(已經指認過月是殺手,但是在毫無證據之前都不能輕舉妄動。當務之急,是別被識破警察的身分。只好隨波逐流了。)

海砂:怎麼都沒人說話啊,海沙好無聊!

魅上:(是啊,怎麼什麼指示都沒有?難道神是”有身分的人”而不能做出回應嗎?)

L:夜神君是殺手吧!

月:龍崎、你沒有證據,而且我也不是殺手。

M:(夜神月看起來鎮定過頭了,感覺很可疑。不過,這也不過是場遊戲,確實沒有必要過度緊張。)

N:(雖然魅上是無辜的,但還是先把夜神月的心腹處理掉吧。看那兩個人一心向著夜神月就莫名的煩躁。先處理魅上吧,彌海沙基本上是個容易說服的笨蛋,留下來也無所謂。) 魅上先生,你就是殺手吧!從剛才一句話都不說。

杰邦尼:是啊,魅上先生很可疑呢。一直盯著夜神月,難道是想傳遞消息嗎?

相澤:(原來如此,這個節骨眼上根本動不了月,所以轉從他人下手嗎!抱歉了,魅上。) 尼亞,你們是說魅上為了保護月不被檢舉,而想告訴月自己是殺手讓月安心嗎。

N:正是如此。

海砂:不會吧!魅上先生你是殺手嗎?

松田:我覺得好混亂喔。

M:(我並不覺得是魅上。)

月:魅上,你……!!(沒辦法了,雖然魅上將會是個好用又聰明的棋子,但如果此時我拚命保全魅上的話,只會招致懷疑,到時候兩個人都會完蛋。)

魅上:不、不是的。我不是殺手、我不是殺手!我只是平民啊!!!!

L:(月君的演技一如往常、十分精湛。眼神、行為或是語氣幾乎沒有破綻。)

N:到此為止了,魅上先生。

渡:那麼,接下來將進行檢舉投票,得票最多者將失去資格。

 

魅上:5

月:2票

 

渡:確認淘汰者名單,魅上照。請魅上先生離場。

    第二夜,天黑請閉眼。

 

 

                             TBC

 

角色名單:

 

L:警察

梅洛:平民

馬特:平民

彌海砂:平民

相澤:警察

夜神月:殺手

N:平民

杰邦尼:殺手

松田:平民

魅上:平民

 

查看全文

愛吃甜食的不會是壞人(0.5)


愛吃甜食的不會是壞人(0.5)

 

 

腦洞慎入

 

DN版天黑請閉眼VERSION

 

全文將以對話形式進行 (行為舉止請自行腦補 (我知道這一定難不倒各位

 

(     )” 代表心中OS或眼神對話

 

動畫版37集結束之後片場設定

 

多人多CP混雜    (((((((為了您健全的腦袋,慎入!!!!

--------------------------------

 

梅洛:我說,就單玩遊戲好像也沒什麼意思。不如我們來賭一把。

N:你是黑手黨演上癮了嗎?

馬特:尼亞,別那麼死板嘛!小賭怡情、小賭怡情。

N:馬特每次都寵著梅洛。

馬特:沒有啦,因為我也覺得很有意思啊。

梅洛:那當然,我提出的點子是最棒的。

N:隨便你。我無所謂。

松田:那我們來賭多少?

相澤:我可不像你們那麼有錢,最多只能一萬日幣。

海砂:莫非相澤的老婆是妻管嚴?

相澤:錯了錯了,因為我是愛妻家啦。就算贏了錢也會交給老婆保管。

馬特:贏了錢梅洛要怎麼處理?我的話,全部拿去買電玩。

梅洛:我會買一堆巧克力。

N:如果杰邦尼贏了你要怎麼處理獎金?

杰:我應該會存起來吧。尼亞呢?

N:我想要買新玩具。

海砂:月呢?贏了的話要怎麼處理?

月:我應該跟杰邦尼先生一樣,會存起來吧。畢竟也沒有想要的東西。

海砂:真不愧是月!!持家的好男人。

L:真是無趣的願景。

月:不然龍崎要怎麼處理這筆錢呢?

L:當然是全部拿去買甜點、茶和咖啡,還有我要用蛋糕堆一座城堡。

月:這就是有願景的處理方式?!真是服了你了。

L:月君能一輩子都臣服於我就再好不過了。

月:龍崎,你想打架嗎。

L:隨時奉陪。

松田:你們別吵了,反正每次打到最後還不是都打上床。

L:所有的死對頭都是在床上對決的。

月:沒錯,你不知道嗎,松田先生?

松田:……我第一次有吐槽他們的衝動,我先去冷靜一下。相澤先生,就交給你了。

相澤:啊?你把什麼交給我了?喂!松田!!

海砂:啊!!!不要不要!!龍崎,把海砂的月還給我!!

L:我可沒有搶走喔!你請自便。

梅洛:喂!那邊的!還要不要玩啊?!快過來交錢,一人一萬。

月:來了!

海砂:月,不要逃避我的問題。

L:月君,借我一萬,我現在身上沒錢。

月: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出門要帶錢啊!

L:可是有月君在不是嗎?

月:……隨便你了。

梅洛:賭金總共十萬,贏者全拿,沒異議吧。在勝負揭曉之前,統一由主持人,渡來保管。

渡:好的。請交給我。

杰:好像比剛剛更有幹勁了呢。

N:平時的薪水難道不難滿足你嗎?杰邦尼。

梅洛:我看是你在其他方面沒有滿足他吧。

N:馬特,能請你把梅洛帶走嗎。我有事情想和杰邦尼單獨談談。

杰:……。(關我什麼事?!躺著也中槍。

馬特;嘛!梅洛就別管他們了,我們趁遊戲還沒開始前去泡杯熱可可吧。前天才到貨的,產地是比利時,肯定不錯喝。

松田:總覺得遊戲的目的好像已經歪了呢。

相澤:算了松田,小事情就別計較了。

 

                                       END

 


查看全文

愛吃甜食的不會是壞人(1)

愛吃甜食的不會是壞人(1)

 

 

腦洞慎入

 

DN版天黑請閉眼VERSION  (不知道規則的話,可以透過我的下一章來了解 (也可以自己查資料喔!!

 

全文將以對話形式進行 (行為舉止請自行腦補 (我知道這一定難不倒各位

 

動畫版37集結束之後片場設定

 

多人多CP混雜    (((((((為了您健全的腦袋,慎入!!!!

---------------------------------------------

 

導演:“好,卡!大家辛苦了,殺青收工!” 

全員:“謝謝導演,大家辛苦了!”

 

相澤:月,辛苦了。不愧是演技派,演得真是太棒了。那種喪心病狂的笑聲果然令人難忘。

月:哪裡,相澤先生過獎了。我只是盡我的本分把戲演好而已。

梅洛:真不公平!憑什麼你可以活到最後一集,太令人不爽了,而且戲份還真多啊。

馬特:別這麼說嘛,梅洛。說道戲份,我才是最可憐的那個,一出場就死掉了。連杰邦尼的戲份都比我多十倍。

杰邦尼:是這樣嗎?我也只有幾個鏡頭而已,大概十隻手指頭數得出來。

L:真是令人羨慕,我可是從第二部後就幾乎沒有鏡頭了呢。

月:龍崎,你不是在我的回憶裡出現過兩次嗎!

L:原來月君在這四年裡只有想到我兩次嗎,果然是基拉,冷血無情。

月:才不是呢,是編劇的錯!這四年來,我可是一天都沒有忘記過你啊,龍崎。

L:我才不相信,月君是說謊不打草稿的騙子。

月:我不是。

L:就是。

月:不是。

L:就是。

月:不是。

L:就是。

N:夠了,別再吵了,你們這對笨蛋情侶。

月/L:我們才不是情侶。

相澤:默契還是一樣的好呢。

杰邦尼:請問他們兩個從之前就是這樣嗎?

相澤:是啊,從月加入調查之後就這麼熱鬧,兩個人還曾經打起來呢。

海砂:海砂覺得月在面對龍崎的時候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兩個人像小孩在吵架一樣。不過這樣的月還是非常帥氣喔!

魅上:的確,沒想到原來神也有那麼幼稚的一面,我受教了。即便如此,我還是很景仰神的。

N:我還以為你已經對夜神月感到破滅了呢。

魅上:不,那只是劇情需要,逼不得已才做出的行為,與我本身的意志並無關。

松田:喂!喂!大家!好不容易戲殺青了,要不要來玩場遊戲?反正現在還早,結束之後一起去聚個餐、喝一杯之類的,好不好?

馬特:好啊好啊!我最喜歡玩遊戲了,遊戲與香菸是男人的浪漫。梅洛,我們一起吧。

梅洛:嗯……,好吧。不過,既然我加入了,尼亞也要一起來。我一定會在遊戲中打敗你,獲得第一。

N:我沒有意見。杰邦尼,你呢?

杰邦尼:如果尼亞要玩的話就算上我吧。

海砂:海砂也要,月一起來玩!強制參加!

月:不,海砂我就不用了。

L:難不成月君是害怕了?害怕成為輸家的打擊?

月:龍崎你休想用激將法來刺激我。我是不會上當的。

L:我沒有想要刺激月君的意思,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月:你看不起我嗎,龍崎。

L:是的,沒錯。月君利用死神殺了我,真是太卑鄙了。月君充其量就是個害怕成為輸家的膽小鬼。

月:好吧,如你所願,我玩。

海砂:好耶!月加入了!

月:相對的,龍崎也必須參加。

L:求之不得。

魅上:既然神參加,那我也玩。

松田:太好了,我們來玩天黑請閉眼吧!首先先確認人數,1、2、3……….9個人啊。缺一個呢,相澤先生一起吧!反正老婆和女兒都還沒回家吧!

相澤:是沒錯啦。……好吧,就一局。之後要回家陪老婆和女兒,所以晚餐就不跟你們去了。

松田:好的,沒問題。這樣一來人都齊了。啊,糟糕,我忘了還有主持人的角色。

L:主持人就交給渡。

渡:了解。各位都已經清楚規則了吧。那麼,事不宜遲,我們開始吧。選定座位後將進行抽牌,請各位保護好自己的牌,別被其他人看見。確認完畢後請反面放回桌上。

 

松田:總覺得心跳了好快呢。

相澤:松田你也太沒用了吧,都還沒開始就害怕了嗎!

松田:不是啦!是現場氣氛的關係。怎麼有點沉重啊?

月:松田先生你在說什麼啊!就算是遊戲也必須全神貫注才對得起所有玩家不是嗎?

L:月君說得沒錯。就算是遊戲,我也會認真以待。

海砂:海砂好像有點後悔加入遊戲了。

魅上:……..我是不是也太草率了呢?

馬特:梅洛,我們要一起活到最後喔!

梅洛:那當然,我要得到第一。

N:聽梅洛那麼說,難道梅洛是殺手嗎?

梅洛:你說什麼? (瞪

杰邦尼:梅洛,尼亞他沒有惡意,只是說話比較直接而已,不好意思。

馬特:就是嘛!其實梅洛也明白,對吧!

梅洛:不需要你多嘴,馬特。

馬特:抱歉抱歉。

相澤:快點開始吧,別浪費時間在閒聊上。

渡:第一夜。天黑請閉眼。

    

                                                         TBC

 

 

 

角色名單:

 

 

L:警察

梅洛:平民

馬特:平民

彌海砂:平民

相澤:警察

夜神月:殺手

N:平民

杰邦尼:殺手

松田:平民

魅上:平民

 

 

 


查看全文

(L月) 我知道


L我知道

 

L獨白

L月向

 

 

月君,我知道你就是基拉。

 

打從我一開始鎖定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堅信你是基拉。基拉是個幼稚又不服輸的傢伙,在你身上我可以找到這種感覺,這是種熟悉的感覺。因為我也一樣是個幼稚又不服輸的傢伙,你和我是相同類型的人,只有我能了解你行為,也只有你能看透我的佈局。

 

所以,當你一改常態,對我表露出純真的視線時,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知道你就是基拉,但是現在的你並不是基拉。基拉眼裡永遠充滿著桀驁不馴、睥睨世間、將一切當作玩物與棋子的眼神,其中又包含著想殺了我的敵意。但現在的你,眼中卻是凜然的正義感,那份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正氣與積極,甚至連世界的名偵探L都要自嘆不如。

 

這不是你的眼神,夜神月。

 

雖然我也想曾想過,如果我一開始見到的月君就是如此的話,我們會不會是不一樣的關係。彼此協助,共同破案,成為東西兩大名偵探,工作結束後還能一起去喝杯茶、討論世界的動向和趨勢。但我明白,這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基拉先引起我的興趣,我根本不會與你接觸。也許,你會成為和L並駕齊驅的偵探,而我則是聽聞日本有個和我不相上下的偵探,僅此而已。所以從某方面來說,我很感謝身為基拉的你,因為是基拉讓我和月君相遇。

 

我對於基拉(月君)是又愛又恨。

 

他讓我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興奮與挫敗。我很驚訝基拉的種種行動與分析能力,每當我快要接觸到事情的真相時,他總有辦法使這條線索就會化為烏有。每當事件即將順利落幕之時,總會掀起另一場巨變,將我所做出的結論打回原點。我對自己的分析一向是十分有自信的,而且我的推理也幾乎達到百分之百的正確,至少自我出生到現在從來不曾出錯。然而面對基拉事件,我的推理和觀察幾乎無法解決這整件事,反而還因此將自己推進泥濘、進而懷疑自己的推理,而這一切使我陷入混亂的源頭就是月君。

 

是基拉的月君,與不是基拉的月君。

 

然而這份疑惑也沒有持續太久,我所認定的基拉(月君)回來了。我可以感覺得出來,自從月君在直升機裡碰過殺人筆記本之後,那個正氣凜然的月君就消失了。不,或許不應該說是消失,而是被身為基拉的月君壓抑住了。雖然此後的月君一樣是用那種純良的形象來與我相處,但我知道這只不過就是你精湛的演技之一罷了。因為我可以察覺你的眼神裡無不存在著想把我殺掉,一除後患的狠勁。

 

沒錯,這才是我要的月君。

一副想將我置之死地的月君。

讓我興奮不已的月君。

身為基拉的月君。

 

之後,搜查的步調一下子有了飛躍性的進展。世界上竟然真的有死神的存在,那麼就必須重新分析之前的資料。彌海砂的日記裡所提到的筆記;第二基拉所說的死神和眼睛,以及月君的監禁天數與殺人筆記的13天規則。先不管筆記上的規則,第二基拉所寄來的錄音帶上殘留的DNA確實與彌海砂的相符,在這種情況下幾乎能夠斷定彌海砂就是第二基拉。而對夜神月有著超乎常人般執著的彌海砂究竟為何會對月君有著這種超乎尋常的感情?除了月君是基拉之外,我想不出第二種可能行。

 

於是乎,要證明月君是基拉就必須確認筆記規則的真實性,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由我寫下一個人的名字,如果十三天後我沒死,請斷定月君就是基拉。雖然我是想那麼做,但其他搜查隊員並不同意,月君尤其反對。想來也是,如果我沒死,月君就成了頭號基拉嫌疑人,而他那長達兩個月的監禁結果也將幻化成泡影。走到這一步敵我雙方都必須小心謹慎才行,如果失敗了我就必須賠上性命;成功了月君將被送上處刑台。但是此時的我發現,我……並不希望月君被送上處刑台。

 

我不希望月君被送上處刑台?!

 

是的。我對自己的反應也嚇了一跳。我是為了解決基拉事件才來日本的;為了結束這場由一個幼稚鬼所引發的可笑的鬧劇,才千里迢迢來到日本。因為認定沒有任何人能夠輕易的奪取別人的性命,基拉是絕對的惡,我為此賭上性命以真面目示人。然而現在的我卻不想將基拉送上斷頭台,真是荒唐可笑。

 

因為月君是我第一個朋友。

 

當時我說出這句話,確實是帶有試探的語氣與打算,可是在某方面上,我說的也是實話。月君是除了渡之外,第一個讓我感到情感起伏的人。渡就如同我的父母、友人以及監護人般的存在,那麼月君呢?我們相處的時間絕對比不上我和渡在一起生活的這些時光,關係也不比渡來得讓我信賴與親密。但不知道為何,我就是無法將目光從夜神月身上移開,是因為他是基拉嗎?如果是,那麼我又為何捨不得送他上處刑台;如果不是,那麼我對夜神月這份強烈的執著又是什麼?這種情感不屬於敵意、不屬於任何一種負面的感情。經過這段日子的相處,我也漸漸明白了。我在意他,在意他的一舉一動,不是作為基拉嫌疑人,而是另一種更為真摯純粹的情感。

 

我,喜歡月君。

 

事已至此,我知道是我輸了。福爾摩斯曾經說過:感情用事不只會妨礙推理,更會使人遠離真相。現在的我即便明白這句話的涵意,卻也已經無法從名為夜神月的情感包袱中脫身。儘管目前現況上是我方有了重大的突破,但月君隨時都可以反將我一軍。或許,我該安排後事了。遊戲將要落幕,而我也終將敗北,敗給這個我唯一一次動過心的人。月君,你知道嗎?你所期望的世界終會降臨,世間一片太平,沒有任何戰爭與犯罪,國與國、人與人之間對基拉表示服從。在那個沒有壞人與罪犯的和平世界裡,你就是唯一的犯罪者。我只是不希望看到那樣的月君而已,所以我拼了命的、賭上一切想要阻止你。

 

我只是想要阻止你走上孤獨的道路。

 

但是最後我還是失敗了,正如我所預料一般,月君果然就是基拉。在我倒下的那刻,你衝過來接住我,卻為時已晚。被寫在筆記上的人終究要死,無一得以倖免。這一點我覺得我很對不起渡,是我害他無法安享晚年,不過別擔心,我也會一起走,黃泉路上有個伴總不會那麼寂寞。在我生命的最後,我看見月君的眼底閃過一絲震驚與失落,但很快的就被殘忍的殺意與扭曲的笑容蓋過。我知道,月君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捨不得我離開的,只是我的存在必定會威脅道他的生命與自由,因此唯有除掉我,才能了卻心頭大患。這些我都可以理解,所以,我不會責怪月君。

 

只是,月君,這個世界真的如你所願的在運行嗎?

 

 

 

2015 07 23


查看全文
 
© 倒品十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