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迷上頭像上的2個男人。

人生就像是一場賭注,每個人都是賭徒
面對逆境,只要你還座在牌桌上,就不一定是輸家


可逆轉賭金:哲蓉、帶卡、鏡扉、止鼬、鳴佐、柱斑、真御、傑埼、殭屍埼、甜心埼、L月、克御、銀土、山土、映警、瓶邪瓶、黑花、黑蘇......
(儼然成為認親大會
 

無理可循


無理可循

 

 

愛情這玩意兒,誰也說不準。

很多時候憑藉的就只是當下的一種感覺。

一個瞬間、一個回眸、一抹微笑,如此簡單的理由便足以迷上一個人。

 

*****************

 

英雄高中以自由的校風在業界廣為人知,教師的評選標準具備一定的艱難程度,而要成為這所學校的學生也都是某項領域中的佼佼者。不論是學科或是體育項目,只要夠優秀就有資格進入英雄高中。當然,同時兼具智慧與體能的學生更是吃香。

 

埼玉是一名新進的體育老師,其不拘小節、雷打不動的個性深獲其學生喜愛。然而,仍有少數學生因為他不起眼的外貌與令人不敢恭維的服裝品味而刻意疏遠他,外人看來有點難過,不過他本人倒是不怎麼介意,說是已經習慣了。

 

星期五的下午第一堂課,他一如往常,帶著他根本不在意出席紀錄簿和毛巾前往操場。三年S班向來是個有紀律的班級,班上學生從來不遲到、不翹課、不早退,堪稱校內最完美的班級,得到許多教師的讚賞。

 

話雖如此,但眼尖的埼玉很快便發現今天的S班出乎意料的少了一位學生。埼玉知道是誰不見了。老實說,他並不在意學生的出席率,可他會擔心學生的安危,就算對方是散打搏擊的冠軍,號稱「打也打不死的殭屍男」也一樣。況且,他已經和班長杰諾斯確認過,殭屍男今天有到校,只是到了午休時間就不見人影。

 

「老師,不然我跟您一起去找他好了。」

 

「不了,杰諾斯。你留在這,幫我帶體操。結束後,如果我還沒回來,就自行分成兩組,今天是足球課。」

 

即便心中有千百個不願意,但經過百般掙扎後,好學生杰諾斯決定聽從埼玉老師說的話。

 

「……好吧,我知道了。我會等您,老師要早一點回來。」

 

「嗯,當然啦,我可是你們的老師啊!交給你囉!」

 

「是的,老師。」

 

埼玉轉身背向杰諾斯邁開了他的一大步,雖說答應杰諾斯要快點回去,但他對於殭屍男在哪裡根本一點頭緒都沒有。既沒線索,又不了解對方行蹤、喜好,那麼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跑遍整個校園,如果人還在,沒有理由找不到。

 

英雄高中的佔地面積說大不大,說小也不算小,差不多二十個足球場大小。扣除教學樓及操場,真正跑起來找一個不知道在哪裡的人也十分吃力。埼玉在心中暗自決定找尋方向,首先是食堂、保健室、頂樓這種夢幻的偷懶聖地,接下來是體育場和實驗室這類冷氣終年開放的場所。此外,埼玉甚至連廁所都沒有遺漏,可還是沒有任何一點殭屍男的蹤影,反倒意外找到了三個翹課的別班學生,被他盯得發毛,嚇到直接衝回教室。其實,他只是想打聽看看有沒有殭屍男的消息而已,誰知道他們反應如此激烈,話都來不急問拔腿就跑。

 

最後,埼玉來到溫室花園。看到了獨自坐在花圃旁抽菸的殭屍男。午後的陽光透過溫室的透明玻璃折射的到殭屍男缺乏血色的臉上,他閉著眼睛,仰頭沐浴在柔和的日光下,嘴中輕輕吐出一個個大小不一的煙圈。而身後的小八重櫻樹偶爾飄下幾片粉色櫻花瓣更是增添了唯美的氛圍。

 

站在教育者的立場上,埼玉應當立刻出聲制止殭屍男的行為,但他沒有。他就只是靜靜看著眼前的一切。這種感覺難以言喻,猶如置身於畫作當中,看著面前的景色,他彷彿聞到了蠱惑的氣息,又或者那只是櫻花的芬芳。良久,才終於有人出聲打破存在於彼此間的沉默。

 

「埼玉!你怎麼會在這裡?」

 

對方輕皺著的眉頭,在略短的劉海毫無遮掩之下,一覽無遺。他的態度好像在說,埼玉不該出現在這裡。事實上,如果不是為了找他,平時的這個時間埼玉確實不該出現在溫室花園。

 

面對學生有些無禮的反應,埼玉倒也不怒,筆直地走向殭屍男,一屁股坐到他旁邊的空位上。

 

「我才想問你怎麼會在這裡好嗎!」

 

「你要把我帶回去上課嗎?或是因為抽菸記我一支大過?」

 

「嗯,都不對。第一,你抽不抽菸我不在意,也沒打算沒收你的菸。我想,就算被沒收了你還是會去買。這麼一來根本沒有意義。再說,現在菸也不便宜吧!第二,你要不要回去上課也不是我能決定的,決定權在你。我只是在乎你是否安全。」

 

「……是嗎?」

 

他看著殭屍男疑惑、驚訝又不可置信的表情,覺得有點好笑,結果沒忍住就笑了出來。

 

「哈哈哈,沒錯!」

 

埼玉的回答出乎殭屍男的意料之外。他從沒見過任何一位老師面對翹課的同學不是氣急敗壞的責備,而是隨興地坐下來和他一起說話、聊天,甚至還笑了,笑起來還有那麼一點可愛!更令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埼玉對於「教育者」所秉持的態度,很明顯與一般人所認知的不同。

 

殭屍男忽然覺得,如果有埼玉在的學校似乎也不是那麼無趣了。

 

 

**************************

 

後來,殭屍男還是乖乖熄掉了菸,跟著埼玉回去上他一點都沒興趣也不想參加的足球課。看到比賽正以零比零的比分打得不可開交,殭屍男一個箭步上去拍了拍正在計分的同學肩膀,自高奮勇的承接了計分的工作。

 

「結果你還是沒興趣嘛!當計分的有什麼好玩?」

 

「我確實沒興趣,因為我覺得兩群人浪費那麼多時間追著一顆球跑,像傻子一樣。而結果通常是沒有任何一方能得到那顆追了那麼久的球。」

 

這種感覺就好像用盡心力追了喜歡的那個人很久、很久,到頭來卻是無功而返、白費功夫,殭屍男認為這屬世界上最愚蠢的事了,沒有之一。

 

「雖然時常會有零比零的情況,但是你不覺得成功射門的那一刻很振奮人心嗎!」

 

「或許吧。」

 

殭屍男將注意力從埼玉身上移回足球場上繼續他的計分作業,然而卻一點進展都沒有。看著在場上奔跑的同學,他果然還是無法理解這項運動的樂趣。這種激發不出火花的無聊運動跟重視快、狠、準的散打搏擊一點都無法相提並論。

 

「所以你才練散打嗎?」

 

「嗯!什麼?」

 

埼玉看著殭屍男臉上原本一附生無可戀的頹廢樣,瞬間改變。他睜大雙眼,眼底好似裝下了一片星空一樣清亮與期待,他就知道自己成功引起對方的興趣了。投其所好,這太容易了。

 

「你不是上一屆的散打冠軍嗎。」

 

「是沒錯,不過你怎麼會知道?我清楚記得我明明是私下報名的,並沒有透過學校才對。」

 

「你可是我的學生啊!」

 

敏銳的殭屍男立刻抓住埼玉的語病,予以回擊。

 

「一年前,我並不是你的學生吧。」

 

「……好吧好吧,其實我是那個時候的裁判啦。」

 

殭屍男突然心頭一驚,立刻回想當時自己在比賽場地的情況。即便印象模糊,但他可以非常肯定在座的三位評審都有頭髮,那個場合中並沒有任何一顆光亮的禿頭。

 

「你……?可是我不記得當初有禿子在…..」

 

「啊啊啊啊啊!!!對啦對啦!我就是禿了怎樣!當時是被委員會要求戴假髮啦,可惡。」

 

殭屍男有點看傻了眼。直到剛才,他一直以為埼玉老師是個八風吹不動的傢伙。他甚至可以想像,假如天塌下來了,埼玉大概還是一臉癡呆,伸手抓一抓屁股,說聲:喔。之後繼續躺回去看他的電視。

 

原來要激怒他也不是那麼困難啊!

 

殭屍男第一次在大庭廣眾之下笑到無法自己,引來一些人的側目,待笑聲停止後他連忙向埼玉道歉,好在埼玉似乎也沒往心裡去。伴隨著下課鐘聲,最後足球賽以一比零由杰諾斯所率領的隊伍贏得優勝。

 

「你看!並不是所有努力都是沒有意義的吧。」

 

「嗯,或許吧!」

 

埼玉望向殭屍男那張毫無血色、故作不屑的臉龐,互瞪了一會兒,兩人相視而笑。

 

 

*********************

 

雖然殭屍男還是覺得體育課很無聊,但是,好像沒有當初那麼討厭了。

 

有的時候還會希望星期五下午快點來到,不為了假日,而是為了看見那個外貌毫不起眼,卻有點可愛的光頭教師。

 

他還不確定自己對埼玉所產生的感情到底該歸類於哪一種,會很期盼想要見面;會希望對方也同樣想見自己;會希望對方給自己多一點注目,當跟埼玉一起相處時,他會花很多時間看著埼玉。

 

殭屍男原本以為自己的心中不會再有任何漣漪,甚至於不會再有所謂的情感波動。但他錯了。因為感情這種東西無理可循。

 

「果然,埼玉是個很有趣的人。」

 

END


***************

看了那麼多(?)殭屍埼的虐文之後,我不禁想大喊:


「我只是希望殭屍男也可以幸福啊!!」


我一定是真愛粉。


评论(9)
热度(54)
© 倒品十一 | Powered by LOFTER